萬般帶不去 唯有業隨身

 

一旦無常至 方知夢裡人

 

 

文 香光老師

 

信願行都準備好了,看到阿彌陀佛帶著蓮花來接引,就毫不猶豫的直接跳上蓮花,須臾之頃,便到西方。

很短時間內就可完成的這個動作,更需要很謹慎的面對才行啊,我總覺得這最後的一關還是很不容易的,應該不比信願行的準備工夫來得簡單。

法門與佛號的提起很容易,難在我們的煩惱習氣是否真放下。

大陸助念送往生的程居士是一個有爭議性的人,但他講演過的一則則助念故事,卻給了我印象深刻的警覺性~我開始常常內心掏出來,自我勘驗,假設當時即將往生,我當下的情況走得成嗎?

我大學讀的是師範院校,教育和心理科目都是必修。出了校門,站上了講台,所學通通用不上,沒有老師說過我們會面對一群正在轉變、起伏不定的孩子,更沒直接教過我們應該如何去處理各種突發狀況。

其實過去所學不是沒有用,而是我們沒有做過更大範圍的思考,以為一切只要按表操課就好了。我們曾經以為如果自己這樣做,學生就會跟著這樣回應,結果恰好相反,事實上是學生那樣做,我們當老師的就得變應出一套功夫來作正確的回應,否則情況會很糟糕。

大學那些教科書都沒用嗎?也不然。遇過種種狀況後,再回頭去讀,終於瞭解書本廣泛粗略在教的,究竟是什麼意思,課本不能把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全都列出來,我們必須要能舉一反千。

這就是我要表達的,佛經的開經偈我們念著:「願解如來真實義」。當我們還沒設定精準:所謂的修行,是必須窮其一生面對我們自己內心的習氣煩惱時,我們很可能會輕敵

我們的煩惱習氣生生世世不斷的累積,終於成為自己身心上一個最強大的敵人,在還未認清這一點之前,我們可能會覺得自己的信願行是真信真願真行,以為只要一心念佛就好,而沒有想到平日的煩惱習氣也在茁壯!

到了臨終時,煩惱習氣與佛號兩軍對峙,那是真槍實彈的一仗,成功或失敗都只有一次機會。我們要問問自己:這一句還沒熟透的佛號,能不能制伏得了自己強大的宿敵?這是最大的問題。

淨土法門是易行道,方法最是容易,如果這一生我們又往生失敗了,問題一定不是出在法門和佛號上,而是在於我們沒能制伏自己的煩惱和習氣。

念佛人最在意的煩惱習氣是~阿彌陀佛來了,我的心還在娑婆。追根究柢,還是因為信願行不真。

念佛法門是自他二力法門,我和阿彌陀佛合作,我真想去,我真放下這裡的一人一事一物一花一草,就能往生西方;阿彌陀佛慈悲垂手接引,我不合作,還留戀這個那個,我就不能往生,因為阿彌陀佛不會強拖著還有輪迴心的人去往生。

一接觸淨土法門就肯接受,我們都不是今生才開始念佛的。過去生,我到底敗在哪一關?我一直在從自己的等流習氣往回追溯,希望能避免再度發生錯誤。

根據對自己的瞭解,我們可以推論出過去生往生失敗,那個自我障礙到底是什麼。各人有各人的關卡,各人有各人的功課,都得挖心剖肺的看個一清二楚,寧可現在早現行,便可以早對治,不要等到臨終才發作啊!

憨山大師的《示念佛切要》是個人的警語,也與念佛同修們共勉。

有時,風平浪靜時,我們看到自己很清淨,一切都很上軌道,娑婆世界的詭異處就是在這裡,以為一切的發生都好好的,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好。

業風一吹,平靜的海面上,瞬間揚起大浪,才知道:原來,所謂的平靜,也只是暫時的緣缺不生而已。

此時,又進一步確認:娑婆世界的修行,是多麼的困難!而阿彌陀佛的十念必生願又是何其大慈大悲啊!看清自心的難調難伏難修,仰望彌陀的大悲願力,方知除了往生西方,個人的修行實在是沒有第二條路可以選擇的。

愚痴弟子祈求彌陀慈悲,救護拔苦!念著「願生西方淨土中」,感到從未如此感動過。香光慚愧,與念佛同修們共勉~阿彌陀佛!

無料カウンター



延伸閱讀→學佛成佛仗彌陀


引用香光老師的願生西方淨土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自在居 的頭像
自在居

少欲知足 靜默養道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