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字


    星雲大師的一筆字,名聞海峽兩岸,甚至於世界各個有佛光照耀的地方,都流行大師的一筆字。

  為什麼會有一筆字呢?不少的人相當好奇。原來大師二十多年來,因為糖尿病的關係,視力日漸模糊,無法看書閱報,也無法看電視;他說,打發時間的最好方法,就是閉起眼睛來用心眼寫一筆字。

  大師的一筆字,寫出了一所西來大學,現在位在美國洛杉磯柔似蜜市的校址,就是他的一筆字獲得信徒的贊助買下的。繼而南華大學、佛光大學,也是由「百萬人興學委員會」舉辦多次興學義賣而成就;大師一筆字的成果貢獻,可以說非常的可觀。

  所謂「一筆字」,大師說,因為他的視覺不明,只有心裡想好要寫哪些字,一筆到底,無論是三個字、四個字、五個字、七個字,必須要一次完成;如果不能完成,第二筆如何銜接,他就沒有辦法繼續了。因為每一幅字都是從頭到尾一筆完成,所以叫「一筆字」。

  大師說,說起來很神奇,他的一筆字,在還沒有寫的時候,他會看到字在紙上的樣子,因為他心裡有數,用心眼在看。等到字一寫完,他再用肉眼看,反而看不清楚。所以一筆字的內容,也就更加的奇妙了。

  大師現在八十六歲的高齡,過去年輕的時候並沒有練過字,數十年為弘法奔忙,也沒有時間寫字;是在近二十年來,因為視覺不能看書而練習寫字的。最初,只寫一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行佛」、「吉祥」等,就這樣一張一張,大師開始寫起字來。


    大師並不常住在台灣,有時候行走在世界各地,常常幾個月都沒有辦法握到筆桿;但是他一生善於利用時間,只要回到台灣,佛光山開山寮的橢圓形長桌,他就會攤開紙來寫字。


    徒眾也歡喜為他幫忙,有的人沾墨,有的人拿筆,有的人取紙。大師在寫字時,都會講一些掌故、往事,徒眾們聽得眉飛色舞、津津有味,所謂「一筆字」,就在師徒和樂融融中,不斷的產生了。

  大師從寫二個字的「行佛」、「禪心」,慢慢地,寫到三個字、四個字的座右銘,例如:「我是佛」、「法同舍」、「施無畏」,到:「山水人生」、「悲智雙運」、「生忍法忍」、「從善如流」、「融入眾中」、「萬家生佛」等....


    甚至於從四個字逐漸增加到六個字的「無上正等正覺」,八個字的「道無古今悟在當下」。乃至大師也自我挑戰寫起對聯來。好比他得意的:「海納百川流不盡,空容萬象是吾家」、「四大皆空示現有,五蘊和合亦非真」、「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等等。

  有時候,有一些徒眾前來跟他請示問題,他也會用弟子的名字寫一幅字送給他。例如:慈惠法師的「慈悲惠人」,慈容法師的「慈悲包容」,還有慧傳法師的「慧心傳燈」、慧得法師的「慧而能得」。

  對於自己的字,大師總是說不好看,因為他不是書法家;他告訴人說,可以看他的心,不要看他的字。


    徒眾如常法師一直很欣賞大師的字,從二○○五年開始,首先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展出大師的一筆字,這是佛教人士的書法作品,第一次在這個回教國家的國家畫廊作展覽。

  接著,在美國柏克萊大學,大陸湖南博物館、重慶三峽博物館、南京博物院,甚至應邀在北京中國美術館等展出。


 



↑大陸湖南博物館一筆字巡迴展開幕


繼大陸湖南博物館一筆字巡迴展開幕之,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歷史博物館、高雄美術館,海外則有香港、澳門、日本、新加坡、紐西蘭、澳洲、加拿大、法國、瑞士、瑞典,以及奧地利維也納聯合國等。


    一筆字外,相關展出的內容相當多樣,包括:大師的信札、手稿、印章,乃至大師曾用過的手杖、缽具,以及自己的出版著作等。

  這一次又一次在各地舉辦的一筆字展,大師幾乎都成了第一位在當地展出書法作品的出家人,而無論在參觀人數、引起的回響,也都寫下當地佛教文化弘傳史的新頁。

  如常法師對師父恭敬崇拜,除了舉辦書法展,他也為每個地區的展出編有《覺有情》、《一筆字》書法專輯。展覽雖然過去了,大師的這許多字,都可以留下歷史,讓喜愛他的字的人作為座右銘。


 



↑大陸北京中國美術館一筆字巡迴展剪綵


    幾年前,大師決定全部捐出他多年來寫作出版的稿酬、版稅,大約有二、三千萬元,徒眾為他成立了「公益信託星雲大師教育基金」。後來發覺到,二、三千萬的基金,一年給人的獎助都不夠,所以大師就更加發心提筆寫字。承蒙信徒給予贊助,現在公益基金累積的額度已近六億元左右了。

  在二十多年前,大師才剛寫字的時候,有一位信徒要供養他十萬元;大師覺得他的一張紙不值十萬元,因而不肯接受。但是這名信徒堅持要表示他的誠心....


    大師說:「那就捐獻給西來大學吧!」引起台北普門寺一千二百多位信徒的響應,紛紛來向大師索取一筆字。記得那一次,總計獲得了新台幣一億多元,成為西來大學建校初期重要的基金。

  十多年前,台南縣議員陳明志先生,特地到一次大師的書法義賣會上,掏出六百萬元的現金支票,請走了「善因妙果」四個字。


    陳明志先生並不是喜愛書法,他只是因為觀看電視裡的「星雲法語」節目,得到再起的力量,因而對大師表示感恩的心意。


    基隆市的孫淑英、李鳳玉女士等,經常在大師各地的展覽上,以二百萬、三百萬的發心義買來珍藏。因為這樣子,更加造成大師的一筆字受到大眾的喜愛。

  為了籌募公益信託基金,如常法師和蕭碧霞師姑,聯合了高雄南屏別院、台北道場、台南南台別院、台中惠中寺、宜蘭蘭陽別院、嘉義圓福寺等等,在當地舉辦一筆字書法展覽。


    就這樣,公益信託基金才能陸續辦有「真善美新聞傳播貢獻獎」、「全球華文星雲文學獎」、「三好校園獎」、「卓越教師獎」等等。


    大師一直以獎助人為樂,所以現在的生活,過得也非常自在,他經常說「助人為快樂之本」。

  因為是一筆完成的關係,大師寫字的速度非常快,一幅字,只要六、七秒鐘就可以完成。有一次,香港鳳凰衛視前來拍攝大師寫字,工作人員準備好機器,但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大師就已經一筆完成。攝影師說大師的速度太快了,來不及拍攝,可否請大師寫慢一點?大師也順從人意,重新再來,好滿足攝影師們的要求。

  大師的一筆字中推行最廣的,大概要算過年作為新春賀詞的春聯了。每一年的印刷量都在幾百萬份以上,大師說,只要有人喜歡,都可以贈送給他。這些字,就放在各個殿堂、客堂中,供大眾們拿取,不收費用,廣結善緣。

  尤其,二○一二年的春節,同時慶祝佛陀紀念館的開光落成,大師特別題寫八幅字:「厚道」、「福海」、「吉祥」、「如意」、「花開四季」、「吉星高照」、「人和家慶」、「金玉滿堂」,合計印了一千多萬份,分送到世界各地去。


    因此,有的時候在馬路上走著,或到哪裡訪問,忽然間就會在哪一戶人家門牆上,或是哪一個店家的門口看到一幅大師的字,就好像見到老朋友一般,格外令人歡喜。

  這些春聯中,有些是應景、應時而寫。例如:二千年時,大師寫了「世紀生春」;逢到虎年,他寫了「威德福海」;今年是龍年,他寫了「龍天護佑」,連總統馬英九先生在新北市平溪點天燈時,就在天燈上寫了這四個字,讓「龍天護佑」隨著天燈,冉冉升起,祝願社會平安、國家富強。

  最有趣的是,台北有一位信徒家裡遭了小偷,什麼東西都沒有少,就少了一幅大師的字,這名「雅賊」,說來也可以算是大師一筆字的知音了。


    有一位王竝小朋友,在義賣會場一片數十萬的出價聲中,喊出「一百塊!」霎時全場屏息;大師看了看這位小朋友,敲下木槌說:「這幅字,一百塊,就賣給這位小朋友!」全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許多人皆因受到大師的感動,而發心珍藏一筆字


    屏東的陳瑞珍女士說,請大師的字,款項贊助公益基金,字分送給二個兒子做傳家之寶,非常有意義。佛羅里達州的信徒林香迎小姐,她感於大師慈悲的胸懷,特地從美國回來請了六幅字,分送給親友。

  細膩的大師關照到,有的弟子膽大,會直接要求希望大師給他一筆字;有些徒弟則比較內向,雖然心裡也想擁有,卻不敢開口。大師一向待人公平,因此,他特地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寫了一千五百多幅的字,在全球的徒眾回來參加講習會的時候,一人一張分送給弟子、學生們,同時,也表示對弟子在各地弘法度眾的鼓勵。

  大師性格隨和平易近人,他常自我取笑說,幫助他寫字的這許多徒眾,都是自己寫字的老師。一下子嫌他字寫歪了,一下說他寫字的距離不正確,每個人都是直言相告。大師說,多虧這些弟子們的意見,讓他能夠慢慢修正,而成為「星雲字體一筆字」。

  偶爾,也會聽到弟子們讚美說:「師父,你的字進步了!」大師說,從來都是做師長的人稱讚學生弟子進步了,現在從弟子口中說出這樣的話,聽來也覺得滿新奇的。不過,心裡還是感到很歡喜,也就樂於接受徒弟們的肯定了。

  有人問大師,寫了那麼多字,覺得哪一幅字寫得最好?大師說:都沒有最好的。再問大師最喜歡寫哪些字?他說:「無生法忍」、「應世無畏」、「正命」等,都是他歡喜寫的字句,但是許多人不瞭解。其它像:「秋月禪心」、「行道天下」、「人間佛國」、「有你真好」、「做己貴人」等,也都是他歡喜寫的內容。

  有時,寫了意義比較深奧的字句,身旁的徒眾就會說:「師父,你寫的這許多字,沒有人要,你要寫一些一般人想要的,像『金玉滿堂』、『福海無量』啊!」大師說,要的就由他要,不要的,也由他不要;隨意寫字,就不計較人要與不要了!

  也有一些商號、廣告、招牌,想請大師為他們題寫。大師謙虛表示,自己實在不夠條件寫那許多字;但有時候,對於同參好友的邀約,他也會隨喜結緣。例如:江蘇鹽城的「淨土寺」、徐州的「茱萸寺」、河南洛陽白馬寺的「華廈首剎」等。


    有時,大師到哪裡參訪巡禮,他也會應邀寫字留念。好比,二○○七年四月,他到訪四川大足石窟,揮毫寫下「大足天下」,二○一一年九月,他走訪山西大同雲岡石窟,看到莊嚴偉岸的佛像,感於前人留下的寶貴文化遺產,他提筆寫了「人類心寶」。

  現在,佛光山在大陸宜興重建的佛光祖庭大覺寺,以及台灣的佛陀紀念館,十之八九的字,都是由大師題寫。當初,有的是因緣不具足找不到人寫,有的是弟子們說:「師父,信徒歡喜看您的字!您就寫吧!」大師說,他也只得自己獻醜,應著別人的需要而隨喜寫了。

  因此,現在佛陀紀念館菩提廣場旁的長廊,掛有許多古德的詩偈,如:「佛在世時我沉淪,佛滅度後我出生;懺悔此身多業障,不見如來金色身」,或是「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只在汝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向靈山塔下修」等,都是三年前,大師為大覺寺和佛陀紀念館而寫;許多信徒、遊客看到這些嵌刻在黑色花崗岩上的字,覺得古樸而莊嚴。不過,自我要求甚高的大師卻說,如果現在來寫,可能會稍微進步一點。


  儘管大師對自己「嚴格評分」,各方人士對大師的字卻相當讚揚。尤其大陸文化部王文章副部長說:「大師的字,超越了一般的書法理論和要求,不但無筆無鋒、無經營位置,甚至無勢無骨、無橫豎撇捺,但卻神采生動,氣韻流暢,法象自然,適眼合心....在那超越了俗世『規矩』和『方法』的如行雲流水般的墨蹟中,有一種鮮活靈動之美和深刻的禪意。」

  王副部長又說:「古人把一種最自然、最沒有雕琢痕跡、最沒有煙火氣的藝術作品稱為『逸品』,並將其置於『神品』、『妙品』之上。這樣的藝術,可謂『盡美』....。大師目力不及,聽筆所至,心手相忘,才有了天然絕逸之美。」


 




↑每天抽出時間練字,是大師給自己的定課


大師不但自己寫字,他也很尊敬別人的字。例如,佛光山「大雄寶殿」四個字,就是大師邀請張大千先生在一九七七年題寫;又如,在佛光山開山之初,邀請近代名人趙恆惕先生寫了「東方佛教學院」、「不二門」等,這些,都成為佛光山錯落有致的建築群中,展現「以文化弘揚佛法」的一大特色。



 此外,大師善於利用空間,他特地在本山大雄寶殿的後面,依著地勢砌了一座「百人碑牆」,收錄自東晉王羲之、南北朝智永大師、唐朝懷素大師、宋代蘇東坡、清朝鄭板橋,到近代的于右任、張大千等百餘位書畫大家的作品。經常可以看到許多學校的教師,帶領學生們來這裡做戶外教學。大師讚美推崇說,像這許多流傳千百年的字,才是真正的書法。

  目前,大師每天大約都會花上二個小時的時間來寫一百幅的字,徒眾勸他不必這麼勞累、辛苦。大師說,他老了,不多做一點,不多寫一點,對不起世間啊!大師真正是把一天當五天用。這就好比他自己經常說的,他沒有禮拜天,沒有放過假,一天做五天用,假如工作六十年的,那就是「三百歲的人生」了。

  大師是一個感恩的人,就像他推動「滴水坊」「滴水之恩,湧泉以報」的精神一樣,對於贊助「公益信託基金」獲得他寫字的人,他經常念念在心。尤其,像如常法師與各地的徒眾為他承辦多次書法展,他說,沒有如常法師、這許多弟子們,他也不會寫那麼多字


(佛光山法堂書記室/整理)


無料カウンター


引用:佛光緣美術館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