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爾吃他 將來他吃爾
循環做主人 同是親與子

 


 

素 食 以 後

 

 

豐子愷

 





我素食至今已七年了,一向若無其事,也不想說什麼話。這會大醒法師來信,要我寫一篇“素食以後”,我就寫些。

  

我看世間素食的人可分兩種,一種是主動的,一種是被動的。我的素食是主動的。其原因,我承受先父的遺習,除了幼時吃過些火腿以外,平生不知任何種鮮肉味,吃下鮮肉去要嘔吐。三十歲上,羨慕佛教徒的生活,便連一切葷都不吃,並且戒酒。

 

我的戒酒不及葷的自然:當時我每天喝兩頓酒,每頓喝紹興酒一斤以上。突然不喝,生活上缺少了一種興味,頗覺異樣。但因為有更大的意志的要求,戒酒後另添了種生活興味,就是持戒的興味。

 

喝在未戒酒時,白天若得兩頓酒,晚上便會歡喜滿足地就寢;在戒酒之後白天若得持兩會戒,晚上也會歡喜滿足地就寢。性質不同,其為興味則一。

 

但不久我的戒酒就同除葷一樣地若無其事。我對於“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一類的詩忽然失卻了切身的興味。但在另一類的詩中也獲得了另一種切身的興味。這種興味若何?一言難盡,大約是“無花無酒過清明”的野僧的蕭然的興味罷。

  

被動的素食,我看有三種:第一是一種營業僧的吃素。營業僧這個名詞是我擅定的,就是指專為喪事人家誦經拜懺而每天賺大洋兩角八分(或更多,或更少,不定)的工資的和尚。

 

這種和尚有的是顛沛流離生活無著而做和尚的,有的是幼時被窮困的父母以三塊錢(或更多,或更少,不定)一歲賣給寺裡做和尚的。大都不是自動地出家,因之其素食也被動:平時在寺廟裡竟公開地吃葷酒,到喪事人家做法事,免強地吃素;有許多地方風俗,最後一餐,喪事人家也必給和尚們吃葷。

 

第二種是特殊時期的吃素,例如父母死了,子女在頭七裡吃素,孝思更重的在七七裡吃素。又如近來浙東大旱,各處斷屠,在斷屠期內,大家忍耐著吃素。雖有真為孝思所感而棄絕葷腥的人,或真心求上蒼感應而虔誠齋戒的人,但多數是被動的。

 

第三種,是窮人的吃素。窮人買米都成問題,有飯吃大事已定,遑論菜蔬?他們即有菜蔬,真個是“菜蔬”而已。現今鄉村問這種人很多,出市,用三個銅板買一塊紅腐乳帶回去,算是為金家辦盛饌了。但他們何嘗不想吃魚肉?是窮困強迫他們的素食的。

 

世間自動的素食者少,被動的素食者多。而被動的原動力往往是災禍或窮困。因此世間有一種人看素食一事是苦的,而看自動素食的人是異端的,神經病的,或竟是犯賤的,不合理的。

 

蕭伯訥吃素,為他作傳的赫理斯說他的作品中女性描寫的失敗是不吃肉的原故。我們非蕭伯訥的人吃了素,也常常受人各種各樣的反對和譏諷。低級的反對者,以為“吃長素"是迷信的老太婆的事,是消極的落伍的行為。

 

較高級的反對者有兩派,一是根據實利的,一是根據理論的。前者以為吃素營養不足,出門不便利。後者以為一滴水中有無數微生物,吃素的人都是掩耳盜鈴;又以為動物的供食用合於天演淘汰之理,全世界人不食肉時禽獸將充斥世界為人禍害;而持殺戒者不殺害蟲,尤為科學時代功利主義的信徒所反對。

  

對於低級的反對者;和對於實利說的反對者,我都感謝他們的好意,並設法為他說明素食和我的關係。唯有對於淺薄的功利主義的信徒的攻擊似的反對我不屑置辯。

 

逢到幾個初出茅廬的新青年聲勢洶洶似地責問我“為什麼不吃葷?”“為什麼不殺害蟲?”的時候,我也只有回答他說“不歡喜吃,所以不吃。”“不做除蟲委員,所以不殺。”

 

功利主義的信徒,把人世的一切看作商業買賣。我的素食不是營商,便受他們反對。

 

素食之理趣,對他們“不可說,不可說”。其實我並不勸大家素食。《護生畫集》中的畫,不過是我素食後的感想的造形的表現,看不看由你,看了感動不感動更非我所計較。我雖不勸大家素食,我國素食的人近來似乎日漸多起來了。

 

天災人禍交作,城市的富人為大早斷屠而素食,鄉村的窮民為無錢買肉而素食。從前三餐肥鮮的人現在只得吃青菜,豆腐了。從前“無肉不吃飯”的人現在幾乎“無飯不吃肉”了。城鄉各處盛行素食,“吾道不孤”,然而這不是我所盼望的! 

 


豐子愷《護生畫集》系列之一

 

作者:豐子愷、弘一法師等

 

《護生畫集》是一部奇書。畫集緣起於一九二七年。當年,豐子愷先生在上海江灣的家裡,接待弘一法師,也就是著名的李叔同先生。

 

在豐先生生日這天,他以弘一為師,皈依了佛法。大約就是在那個時候,他們商量由擅長繪畫的豐先生作畫,由精通佛法的弘一法師撰文,共同編寫《護生畫集》。

 

弘一法師在世的時候,豐先生先是把它看成送給弘一法師的壽禮;弘一法師圓寂之後,豐先生又把它看成是對弘一法師的懷念。當然,它亦是愛護生靈與心靈的呼籲。

 

《護生畫集》全套共六冊。由豐子愷先生作畫;第一、二集的文字為弘一法師題寫,第三集為葉恭綽撰寫、朱幼蘭題寫了第四和第六集、虞愚書寫第五集。前後相繼,創作過程長達四十六年。

 

在佛教界、文藝界和廣大普通讀者中廣泛流傳,影響深遠。它是佛教界、文藝界諸位先賢、大師們絕世合作的結晶,是一部不可多得的文化精品。

 

第一集序作者馬一孚先生作序曰:“故知生,則知畫矣,知畫則知心矣;知護心則知護生矣。吾願讀是畫者,善護其心。”

 

廣洽法師在第六集序言中對護生畫又作了總結:“蓋所謂護生者,即護心也,亦即維護人生之趨向和平安寧之大道,糾正其偏向於惡性之發展及暴力恣意之縱橫也。

 

是故護生畫集以藝術而作提倡人道之方便,在今日時代,益覺其需要與迫切。雖曰爝火微光,然亦足以照千年之暗室,呼聲綿邈,冀可喚回人類甦醒之覺性。”



 



延伸閱讀↓


1.豐子愷《護生畫集》 


 2.如果健康可以重來... 


無料カウンター



祈願見聞者 憐惜物命 慈心不殺 護生茹素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