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人因無私而偉大 小人因無知而可怕


 


八八救災/搧陰風點鬼火


小兵 PO 文要政客、名嘴閉嘴


2009/08/26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八八水災發生至今,成千上萬國軍弟兄投入救災而感到驕傲,網路上一篇署名為「一個第一線官兵的心聲」,以《我最討厭那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名嘴》的文章,要政客、名嘴們閉上你的嘴!還直接點名立委潘孟安大言不慚的質疑國軍部隊第一時間派悍馬車「救災」,讓這名 PO 文者用「小人因無知而可怕!」這句話回應潘孟安當時的言論;身為三軍統帥,馬英九總統 25 日在高雄縣那瑪夏鄉也以激動的語氣表示,國軍冒著生命危險在救災,還被說慢,真是不公平。


八八水災造成人員重大傷亡,財物損失無數,成千上萬名國軍弟兄投入救災,許多阿兵哥對於可以幫助失蹤者不必再受困沙石中,都感到十分驕傲,對於外界批評國軍此次救災動員太慢,還有政論節目名嘴批國軍因「草莓兵」太多,無法擔負重任等批評,最近在網路上流傳一篇署名為「一個第一線官兵的心聲」,以《我最討厭那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名嘴》作為標題的文章,裡頭寫到,要「政客們!名嘴們!閉上你的嘴!」



最後還直接點名立委潘孟安,竟然大言不慚的質疑國軍部隊第一時間派悍馬車「救災」,讓這名 PO 文者用「小人因無知而可怕!」這句話回應潘孟安當時的言論,解釋「悍馬車是第一時間趕過去勘災用的,不勘災,怎知後續要派多少兵力?」對此,民進黨籍立委潘孟安回應自己當時發言重點,是在國軍指揮系統失靈,如果是針對他個人,願虛心接受。



這名救災小兵指出,8 日當天早上約 8 點多收到林邊鄉的兵力申請,指揮官帶著悍馬車,約上午 11 點就先行進入林邊鄉周圍勘查災情。艦指部的 E6 大隊及陸戰隊的兩棲偵蒐大隊膠舟約 20 條,也在 11 點多以後陸續到達林邊交流道,後續更是投入了 50 條之多,旗山到林邊開車約一個小時左右,左營到林邊約 40 分鐘,「這是在平常無風無雨、一路開 100 到 110 公里的情況,在颱風天,扣掉動員集合、裝備整備上車的時間,還能這麼快到達,這種速度還被罵,我只能說公道自在人心。」



小兵表示,自己坐上膠舟進入林邊鄉公所,路上卻見不到任何一棟建築物的一樓大門,二樓窗戶探出無數位的鄉民,「我心裡知道,這麼多的災民,要以我們所有的膠舟及水陸兩用車來救出,即使是不吃不喝,也絕對需要幾天的時間。」



該小兵表示,數不清的救災官兵相當辛苦,但政論節目混雜著民意對國軍救援速度的漫罵,以及北部民眾的情緒性發洩字眼,「我想說的是,『閉上你們的嘴!』」小兵痛批,名嘴在這個時候個個成為救難專家、治水達人,搧陰風點鬼火,質疑這個、質疑那個,「拜託你們拿點良心出來、閉上你們的狗嘴,趕快來幫忙救災吧!」



馬英九表示,外界常常指責國軍都不做事、都不出動,但都已經下大雨,飛機根本不能起飛,國軍依然拼了命起飛,之前就在台東太麻里出海口,有 24 人在屋頂上求助,指揮官說不能不救,就出動了,人家是冒著生命危險在救災,卻還被批評,「真的很不公平」。



 


閉上你的嘴,摸摸你的良心吧!


「一個第一線官兵的心聲」全文如下:



土石流淹沒只要不到 10 分鐘就沒命了


哪來的黃金 72 小時?


不要再相信人定勝天的鬼話了



政客們!名嘴們!閉上你的嘴!


給國軍基層官兵掌聲!



2009/08/14 21:57
 



8 月 8 日當天下午....我帶著兩隻亞太手機跟電池,開著車往林邊直去....。災區的電力中斷,電訊極差,只有亞太和泛亞手機稍有些訊號。當天早上約8點多收到林邊鄉的兵力申請,指揮官帶著悍馬車約 11 點就先行進入林邊鄉周圍勘查災情,艦指部的水下作業大隊及陸戰隊的兩棲偵蒐大隊膠舟約 20 條也在11點多以後陸續到達林邊交流道,後續更是投入了 50 條之多。



旗山到林邊,開車約一個小時左右,左營到林邊約 40 分鍾,這是在平常無風無雨,一路開 100 -110 公里的情況。在颱風天,扣掉人員集合、裝備整備上車的時間,還能這麼快到達;這種速度還被罵,我只能說公道自在人心。指揮官的聯絡電話 3 個小時就被打到沒電,緊急要求軍團馬上送天頻電話跟亞太手機 。



小弟自願開車前往.....,其實也有想看看災情的念頭在。為求時效只好直接開轎車衝過去,後來我發現,颱風天開車跑在高速公路上真的是玩命。方向盤上面的力回饋讓我感覺到風力有多猛,車輛不時被吹歪,得時刻抓緊方向盤,衝到了南州交流道,道路已經管制,我改道前往台一線,想走竹林村進入林邊。


到了竹林村,看到的只有滾滾的黃水跟管制的警示,幾部 AAV-7 已經用拖板車運到新埤了,到處都是國軍弟兄和消防隊,這時候是下午 3 點多。印象中以前水患不多的竹林村現在也是寸步難行,調頭穿過南州交流道的管制錐,繼續往林邊交流道前進到了我熟悉的地方,看到的卻是從未見過的慘狀。


交流道淹到完全看不見出口,連馬路的標誌都沉在水裡,放眼望去全是泥水;明明是在陸地上,卻讓我有身處海中的錯覺,風吹的人站不住腳,雨水打在臉上痛的讓人麻木。水下作業大隊的學長正拉著膠舟來來回回的進出林邊鄉,每個人渾身滿是泥濘。



我坐上膠舟進入林邊鄉公所,路上見不到任何一棟建築物的一樓大門,二樓窗戶探出無數位的鄉民,我心裡知道,這麼多的災民要以我們所有的膠舟及水陸兩用車來救出,即便是不吃不喝,也絕對需要幾天的時間。


因為受災範圍大的超乎想像,陸上的電線杆東倒西歪,電線斷成好幾節,一個不注意就捲入馬達車葉,膠舟要側頂著風面才能前進,水下完全看不出深淺,路上還見到被漂流物刺破的膠舟綁在一旁。這裡一片漆黑,沒有任何電力,連膠舟馬達的汽油也因消耗太大而迅速告罄。兩棲偵搜隊以及水下作業大隊的官兵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開著膠舟來回林邊跟佳冬救援災民。



到了鄉公所,所見一片狼籍,所有人都泡在水裡,指揮官早已坐著膠舟前往佳冬鄉指揮救災。耳邊盡是災民的擔憂交談及細細可聞的啜泣聲,混雜著救難部隊長和警消的兵力派遣命令,電話打不出去,也撥不進來,膠舟來來回回的運送人員及物資進入,沒人知道這場風雨要維持到什麼時候,沒人知道自己下一刻是否依然無恙。



入目盡是哀痛,望去只有破碎。打消了回家一趟的念頭,即使我家就在後頭不到一公里處。我知道這種情況下,任何一條膠舟都是彌足珍貴的;我在部隊的作用,遠超過我待在這裡的實際意義。坐上膠舟,又離開了我的家鄉,我的父母。



是的,我家住林邊鄉,父母親、大嫂都在家,我哥是部隊主官正留守待命,我老婆帶著剛出生滿月的女兒,就在東港鎮;內心的憂慮像火一般灼熱,我收到的訊息是家中水淹一層樓,家人已經躲到二樓去了;東港鎮的狀況稍佳,卻也是寸步難行,雖然擔憂,但至少我知道親人生命無虞。我相信身在災區的救災官兵及作戰區指揮官會用盡全力執行救援工作。



到了旗山,所有路口都被封鎖,滾滾的泥水早超出了堤防,淹向旗山大街,滿地瘡痍,人車難行,泥砂堆積有如小山,只能繞道台南進入。路上與好幾台國軍 10 頓半及兵工具車交錯,每個人都把重心放在救災。



隔天重回到戰情中心執勤,參謀長跟副指揮官的聲音早就沙啞,我想他們應該都沒闔過眼,指揮官自從進去災區後就沒有出來過,可想而知數不清的救災官兵此刻更是辛苦。新聞媒體上不斷傳來災情報導,政論節目混雜著民意代表對國軍救援速度的漫罵,以及北部民眾的情緒性發洩字眼。我想說的是 - 他 X 的閉上你們的嘴,潘 XX 立委大言不慚的質疑國軍部隊第一時間竟然派悍馬車救災,我真是後悔當初一票投給你。



聖人因無私而偉大 小人因無知而可怕



悍馬車是第一時間趕過去勘災用的,沒有勘災,怎麼知道後續要派多少兵力。一開始林邊鄉申請的是膠舟,可沒有水陸兩用車,那都是完成勘查後緊急派出來的,不知道就閉上你的嘴。北部一堆沒淹到水的民眾,打到 CALL IN 節目開口閉口就是馬英九陰謀,國民黨放任國軍腐爛諸如此類無用之語;所謂名嘴在這個時候個個成為救難專家、治水達人,搧陰風點鬼火,質疑這個、質疑那個。拜託你們拿點良心出來,閉上你們的狗嘴,趕快來幫忙救災吧。



南部民眾見不到救援人員而憤怒情有可原,但實在真是人力有未逮,受災範圍已經大到超出救援能量;國軍焦頭爛額的同時,還要面對背後來的那些不用負責的中傷言語,我為我們的救災部隊感到深深的痛心!



真要罵,這些名嘴比我有資格罵嗎?譁眾取寵,無恥至極。報章媒體不求查證,打擊國軍士氣?只求收視率及上報能見度,我不知道這些人的良心在哪?我不知道指揮官身為中將深入災區為的是什麼?兩相比較之下,看看仍在強力播放的政治節目及新聞媒體,我為國軍感到一陣哀痛!


 



 


謝謝 ivr 光臨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