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聽 穿過涼亭-輕音樂



1999:大自然垂死的掙扎


 


2000:搶救沒有垃圾零污染的「綠色生產和消費」

 

 

一九九九年,頭條新聞不斷出現天崩地裂的災難——地震、狂風、水災、旱災、戰爭,還有更多沒有上頭條新聞的更可怕的災難,也造成更多的傷亡。

全世界每年有五千萬左右的人死於癌症,三千萬人左右死於心臟病,無數的人因污染而引起的腎功能、免疫功能和神經系統功能衰退,使男性精子數量急速下降,造成兩代內絕種的可能;「溫室作用」引起天氣反常;每天有二十萬英畝的原始雨林在地球上消失,以致每年有四到六千種動、植物絕跡,百分九十五農作物品種絕種(蘋果種從自一九○○年以來消失了六千種,印度的米從五萬品種剩十種),基因工程改造農作物造成不可收拾的基因污染;無法處理的核能廢料像定時炸彈一樣儲存在世界各地和海底……。

 

在這新年新世紀千禧年的開始,我們面對的現實問題是人類會在地球上活多久?短則五十到一百年,長則未知,我們過去五十到一百年選擇要錢不要命的生活已使所剩時間不夠,要活命則必須當下在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崗位上做革命性的改變,不再製造垃圾和污染。生產業在這方面必須領頭,因為工業和農業是垃圾和污染的主要來源,從固體到液體、氣體,生產者本身受害最大,人命要看得比利重,生產的過程中不能犧牲工人的健康和生命。目前,美國農業對工人生命的威脅是相當高的,其死亡率為每十萬名工人有二十.九人死亡,高出所有農、工業的平均三.九。

 

一般,一個石油化學廠一天的生產量都在一百萬磅以上,即使很小百分比的垃圾都是可怕的毒害和浪費,如此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毒害空氣、水源和土壤,輕工業所用的化學溶劑、材料、清潔劑也是在製造垃圾和污染。多年前,在南加州的一個電子公司的科學顧問建議經理用蒸餾水或食用酒精來清洗電子零件,因為工廠內的化學藥味極濃,危害到工人健康,老闆一笑置之,幾年後,他年紀輕輕的就得了癌症。

 

農業上更是刻意地將有毒化學藥劑施放到空氣、土壤水源中。北加州有一個上千畝的大農場改為有機農場,因為農家的兒孫得了血癌,主人自己明白是農藥引起的。加州每年所用的二億磅農藥足以殺死加州每一個居民幾千倍,這些污染年復一年地累積在環境中。

 

工業和農業現在都有不污染的技術存在,也許會少一點利,或多花一點研究,例如在汽車上安裝減少污染的smog devices,費用只多一百美元而已,但製造商不會主動的安裝,加州因法律規定,生產者現須主動地提供最少垃圾和污染的產品。在運輸和包裝上都要考慮到不製造垃圾,譬如運輸中的木箱可用在建築上,紙盒可再用或回收,所用的填料可用能做堆肥的材料,如玉米花、玉米泡。

 

美國一些商業已開始用這種填料。有環保意識的工商業人士日益增多,為了方便和鼓勵消費者選購「綠色」商品或服務,「美國合作社」提供「綠色」商品和「綠色」生產者的目錄,其網址為www.coopamerica.orgwww.greenpagesstore.org,電話為1-800-584-7336(美國國內是免費電話)。

 

金錢是原動力,消費者如選用再生紙、環保生產品、有機農產品、土種產品、少包裝的產品等,可直接轉變過去自殺式的生產方式。

 

二、三十年前,世界上大部份的地方都很少包裝,買油是自己帶瓶,買菜自己帶菜籃、布袋子,糧食都是不包裝的,一袋袋的米、麵粉、糖、鹽,要多少買多少,美國有些健康合作社也提供這種購買方式。

 

我們自一九九七年就過著沒有收垃圾服務的生活,美國是垃圾王國,平均每人一天生產三百五十磅的垃圾,大部份是工業垃圾,家庭一星期至少都有兩大桶垃圾,我們呢?一星期的垃圾是一個拳頭大小。

 

首先,我們不購買包裝和罐頭食物和飲料,食物來自農人市場和合作社,自備布袋和舊的塑膠袋去裝菜、米、麥等,所有廚餘做堆肥,紙張和偶而有的塑膠瓶、玻璃瓶拿到社區的回收站分類回收,我們對這種生活習以為自然,並不覺得需要特別用心。

 

當你在喝罐裝飲料時,想一想在製作罐頭時所消耗的資源和生產的污染,記得,沒有垃圾就沒有污染。如果要買瓶裝水,不妨帶大空瓶去買水,很多商店都有賣水的服務,或自己安裝淨化水的設備。

 

休閒旅遊業也可綠化減少垃圾,高爾夫球場所用農藥、殺草劑剩每英畝農場的四倍,高爾夫球場的管理員工得腦癌和淋巴癌也很高,目前加州有十幾個有機球場,紐約規定新的高爾夫球場必須是有機的;旅館、餐廳可以不製造很多垃圾,旅客如果住幾天,不必天天換洗床單和毛巾,也不必噴灑有毒的殺蟲劑、消毒劑、清潔劑等;所有餐廳的廚餘可以送到農場做堆肥,北加州的Bob Cannard種的菜送到幾家餐廳,拿菜的卡車也同時帶回餐廳的廚餘,放進像小山的木削堆肥裡,一條條法國麵包有時還露在外面。

 

在選用家具建材時應避免是原始森林裡的木頭,尤其是熱帶雨林。熱帶雨林的木頭是沒有年輪的,因此也特別名貴,松木則是來自樹林農場,即使是樹林農場也應以延續性的砍伐方式,一次不超過百分之十,是選擇性的,而不是剃光頭,雨林的營養都儲存在土地以上,土壤並不肥沃,森林一旦砍掉後,不到幾年,土壤即貧乏無用,農作物或畜牧業都無法維持,南美的雨林被燒掉來種香蕉、養牛,提供快餐店做漢堡。

 

東南亞則種棕油樹、椰子樹、甘蔗,每當我看到森林被一望無際的草——農作物替代時,心裡很沉痛。只有多元的大自然——森林方能保持土壤的肥沃和穩定,而這些大型的農場都是用有毒的化學肥料和農藥毒害一大片的土地、水和空氣。

 

夏威夷的鳳梨農場改為住家後,衛生部發現,居民的癌症發病率和畸形兒高於一般,馬來西亞的棕油樹林土地不能建築,因為土地不穩定,這些被破壞的土地應經自然農法方式復原,再歸還大自然,綜合性微生物群有解毒的功效,再撒上森林的種子。

 

擁有土地的公司或私人可以為大自然保留,也是給自己後代最好的禮物,Santa Barbara的一些自然公園是前人捐獻出來給後代享用的,海邊的一些地方也以大眾的力量買下,留給後代一點空間。

 

二○○○年是個新開始。沒有垃圾就沒有污染,只有如此才能搶救面臨絕種的人類和大自然。

 

 

文章摘自琉璃光雜誌 作者 : 雷久南 博士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