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賢化身-拾得大士


 


無瞋即是戒 心淨即出家


我性與你合 一切法無差


 


李博永 著


拾得和豊干禪師、寒山大士同為唐朝人 。他是豊干禪師撿回來的,所以大家都叫他「拾得」。話說豊干禪師有一次遊松林經道,漫步在天台縣赤城山道旁,偶然聽到小孩的啼哭聲,尋聲找去,原來是一個約摸十歲,相貌奇偉的男孩。禪師就問在附近牧牛的人知不知道他是誰家的孩子,結果沒有一個人知道。問他自己,卻回答說:「我沒有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姓什麼?」


於是禪師把幼童帶返國清寺,交給典座師等候人家來認領,但是過了很久,還是不見有人來領回。禪師祇好命手下的知庫僧靈熠照顧他。雖祇是十歲,他倒是很能講話。


拾得漸漸地長大了,典座師就讓他管理食堂和香燈。有一天,忽然看見他登上大座,與佛像對盤而常; 又衝著憍陳如尊者的泥塑像,大言不慚的譏笑他是「小果聲聞」,還舉著筷子開懷大笑,旁若無人。上座師於是罷去了他佛堂上的職務,讓他到廚房內擔任洗碗盤等的雜務事。他每次都把堂上吃剩的渣滓用一個竹筒裝起來,等寒山來,就讓他背了去。


他有時也自言自語地說:「我有一顆明珠,埋在暗中,可惜沒有人能識別!」


大家都笑他是個痴呆的孩子。


有一陣子,廚房中的食物每天都有烏鴉來偷吃,搞得狼藉不堪,拾得就拿了一支棍子到伽藍殿中,打了護法神二、三下,責備他們說:「你們接受出家人的供養,守護佛寺清淨道場,卻不管寺裡的事情,讓食物被烏鴉吃得一塌糊塗,如何當得伽藍的職司?」這天夜裡,全寺僧眾都夢到伽藍神向他們訴苦,說拾得打他們。


第二天,僧眾到堂上紛紛說出這一怪夢,竟然人人相同,沒有一點差異的地方,連靈熠也不例外。大家議論紛紛個不停。靈熠這天上殿供養伽藍,果然看到諸護法神身上有杖痕所損,就報告大家一齊看。這個時候,大家才明白拾得實在不是凡常之子。有好事的人就把拾得希有道行報知縣府,由縣府下令尊稱拾得為賢士,由此認定他是菩薩的化身,此後常使清淨的修士香火供養。


拾得有時也在寺莊上放牛,吟嘯歌詠,悠遊自得。一天,正是寺裏舉行「布薩」(在六齊日持誦戒律而增長善法謂之布薩)之日,眾僧正在說戒時,法事也正作得熱鬧,不料拾得趕牛到堂前,站在門口,拍手大笑說:「那輪迴生死前程悠悠的眾生,正在這裡聚頭呢!」主持戒律的首座和尚聽到後,不禁怒斥他說:「你怎麼這樣瘋狂,竟敢在這裡喧嘩破壞說戒?」


但是拾得笑著說:


「無瞋即是戒,心淨即出家,我性與你合,一切法無差」


首座和尚出門要打發拾得趕牛出去。拾得回答:「我並不放牛啊!這群牛前生都是本寺知僧大德,都有法號,不信你叫喚牠們,牠們都會應聲的。」


於是拾得一一叫喚那些牛。


先叫:「前生律師弘靖站出來吧!」一頭白牛應了一聲出來了。


又叫:「前生典座光超站出來吧!」一頭黑牛應聲出來了。


又叫:「直歲靖本站出來吧!」一頭牯牛應聲出來了。


又叫:「前生知事法忠出來吧!」又是一頭牯牛應聲出來。


這時候拾得牽了這頭牛對牠告誡說:「前生不持戒,人面而畜生,你今招此咎,怨恨於何人?佛力雖然大,你卻辜佛恩!」


全寺僧眾這時無不驚訝錯愕,有的便報告州縣官知道,縣官頒文加他入州,但拾得卻不願應召赴命,仰事於人。


寺眾都稱歎菩薩來到了人間,咸自反省,改往修來,並編了實錄寫在佛堂牆壁上供一般善信看,以茲惕勵。其內容如下:


東洋海水清 水清復見底 靈源湧法泉 研水無刀痕


我見頑囂士  燈心柱須彌 寸樵煮大海 引抹大地石


蒸京豈成飯  磨甎將作鏡  說食終不飽 直須著力行


不見日光明 照耀於天下 太清廓落洞 明月可然貴


余本住無方 盤泊無為理 時涉涅槃山 徐步香林裏


左手握驪珠  右手執摩尼 莫耶未足刃 智劍斬六賊


般若酒清冷 飲啄澄神思  余閑來天台 尋人人不至


寒山同為侶 松風水月間 何事最幽邃  唯有遯居人


悠悠三界士 古佛路棲棲 無人行至此 今跡誰不蹋


旋機滯凡累 可張生死輪 輪之未曾息 嗟彼六趣中


茫茫諸迷子  人懷天真佛 大寶心珠秘 迷盲沈沈流


泊沒何時出


拾得自從閭丘太守來參拜以後,就同寒山子手攜著手走出寺裏隱跡不見了。


以後國清寺僧登南峰採薪柴,無意中遇到另一位僧人好像印度來的裝扮,仗著錫進入了嚴洞然後挑著銷子骨出來對他說:


「你可知道,我取得了拾得的舍利呢?」


國清僧就返寺告訴大眾,大眾才曉得他們所敬重的拾得賢士在這個嚴洞裏示寂,就將之號為「拾得嚴」。這個嚴在國清寺東南方,約距離二里左右的一片山上。



 


 歡迎 voicexml 光臨 


  自在祝您平安健康快樂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