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聲盡是廣長舌 山色無非清淨身


 


嫉妒是一種靈魂劣等病



 

 

嫉妒像集郵票

 

相同的就不稀罕,就排斥

 


世上僅剩兩張同圖案同票值的稀世郵票,居然千方百計求到手,然後公開燒掉一張,另一張身價立即漲了十倍。

 

這和龐涓要毀掉同門師兄弟孫臏,以便唯我獨尊,成為舉世無雙的珍郵一樣。

 

嫉妒就是討厭有「同」的,舉凡同行、同學、同年、同事,乃至同鄉同種族,只要帶個「同」就有可能構成某方面較量的危險,分一杯羹的可能性大增,容易列為假想敵。於是美貌同等相互嫉妒,智力同等相互算計,地位同等相互傾軋,才藝同等相互誹謗,巧術同等相互鬥法..「同」得愈多,被猜疑威脅性愈大,排擯忌刻得愈厲害。

 

儘管遊蕩的天地寬闊得很嘛,彼此根本可以無礙,依然狹不相容。

 

某位諾貝爾獎得主向人訴苦:「得獎以後,學校裏外系的人都認識我了,但本系的人都不和我說話。」

 

不同科系的好像侵犯不到,而本系的人既同事且同行,更同系又同為教授,至少犯上四個「同」,何止同行是冤家。

 

遭嫉妒則像繳所得稅,誰都曾遭人嫉妒過,就像誰都得納稅一樣。成就愈高愈大,就像所得愈多,必須負擔百分比愈高的嫉妒稅。

 

平庸者也曾遭嫉妒,因為平庸者之間仍有細小的差別,你有他無,他多你少,這有無多少的相較相比之下,細小的差別仍得繳納一定百分比等差的嫉妒稅。

 

據此比喻,「不遭人嫉是庸才」,這話可以成立。就像不需繳稅的免稅戶不會是富豪一樣。但遭人嫉者絕大多數仍屬庸才,並不因遭嫉就屬天才,因為繳所得稅僅表示有所得,並非有所得就是富豪呀。

 

仔細想想,嫉妒其實源於太愛自己,而獨恨愛不到手而已。所以嫉妒是包含在愛裏面的一種叛逆相反的情緒,嫉妒與愛像一對孿生的姐妹,性情相反,容貌相似,她的恐怖也正在此,她混在愛之中連自己都不易辨識。

 

令人愛的地方就是令人妒的地方,所謂「美服易指,君子所危」,誰都喜歡穿著漂亮拉風的衣裳,但美服少不了遭人指指點點,鄉間舊俗看見誰穿漂亮新衣,就要輕輕打他三下,也算是平衡嫉妒心的一種陋規。

 

倒過來說,令人妒的地方常是令人愛的地方,就像海棠花在雨後色彩鮮艷,但並不香,香味不會遭妒,色彩太艷才會遭妒,可見令人嫉妒處即是令人憐愛處,「教人妒處得人憐」,妒與愛是同根生的。

 

也像人人愛富,但人人嫉妒富翁,富翁未必妨害了誰,富翁未必攫奪了誰,但是「一家飽暖千家怨」,飽暖都會惹人怨,何況富到榮身潤屋? 富到足以敵國甲天下?正是因為人人愛富才嫉妒富翁呀。

 

曹操是個愛才的人,卻常常殺害才子。原來深深的知己常與深深忌才,混同在一起。公孫鞅有奇才,他被推薦給魏惠王時,推薦人便建議:「王若不聽用鞅,必殺之。」韓非子有奇才,為秦王所賞愛,結果也是「王不用,不如以過法誅之。」

 

常聽有人在說自己「不忮不求每逢有人這般形容自己,我都會仔細地望望他,因為真是談何容易呀。「忮」是恨別人已有的,「求」是求自己還沒有的。望人引薦、防人排擠,都是怕自己沒有,就是求;同貴相害、同利相忌,都是恨別人所有,就是忮。

 

忮與求其實就是嫉妒的真正種子,嫉妒是一種靈魂劣等病,人人掩飾巧藏,討厭暴露出來,根本不敢承認的。

 

法國諺語:「嫉妒比貪心還強悍」,誰真能不忮不求,誰就能減輕心頭不平的壓迫感,誰才能消弭嫉妒強悍的出擊,有此修養,是何等高貴大方的靈魂呀。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