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命是自己一點一滴努力來的
 


願您也長命百歲


 


作者自序


 


遇人痴迷處 出一言提醒之


遇人急難處 出一言解救之


亦是功德無量~洪自誠先生


 


作者陳女士,於一九三九年出生在臺灣省台中市,現年 62 歲(今年 72 歲)。出生時因骨髓無造血功能,被判定為無存活希望之死嬰。其後,仰賴外公外婆變賣祖產及家產來進行定期輸血,乃得以勉強維持危脆之小生命。


初上小學時,複因大肚如孕婦,而接受第一次大手術。十歲左右,由於自幼罹患之嚴重先天性貧血,影響腦部缺血缺氧而無法正常發育,而成為十分低能之智障兒,不僅不會算基本之一.二.三,連自己叫什麼名字也說不清楚。


小學四年級,不知感染何種病毒,突然大病一場直至醫藥罔效而斷氣。但外婆及母親堅持不放棄乃靠宗教祈禱力量,在念佛聲中,奇跡似地復活,並完全變成另一個不同的正常女孩。


作者自未滿周歲即靠輸血、排鐵、打針吃藥來延續沒有明天的絕症生涯。一生以醫院為家,並全天候由專業醫師及護理師貼身照料


60歲時,仍因下肢嚴重潰爛壞死,導致敗血症,幾乎一命嗚呼。嗣經血液分析,始知自出生折磨至今日之所謂先天性嚴重貧血症,即系:“中度海洋性貧血症”,又稱:“中度地中海貧血症”,這是永遠無藥可治之絕症,很少有人活過20歲。


作者需終身輸血,每月至少二或三次。其每日必要之血袋及排鐵等針藥,幾乎拖垮一家大小之生活,瀕臨絕境。作者之父親親堅持“養不起這種養不活的小孩,並認為這吸血鬼似的掃把星,是來討債的敗家子,會令一家倒楣”而宣告放棄,作者之母親也不敢反抗。


作者系由外婆自醫院棄嬰室中揀拾回家,於萬般勞苦中,無怨無悔地親身將作者一手呵護扶育至長大成人,可謂備極艱辛。但作者孤單如同孤兒,卻一生無法獲得父親的疼愛與憐惜,也無法擁有兄弟姐妹手足之情,因為無人肯接納這種吃血的女僵屍鬼。


作者努力求生,也努力求學,終於獲蒙蒼天之垂憐,而成家立業,而養兒育女,並于大學畢業後,自力勇敢地走出自閉症,而能開口與人自由說話。


但願作者于註定無藥可救之諸多絕症中,憑靠自己永不氣餒之努力,而步步求生之血淚交織經驗,能帶給這世間同病相憐之絕症病友們,一個方向、一個指標,特別是一盞永不熄滅的明燈,從此照亮充滿希望的光明未來。


“作者能,為什麼我不能”,別灰心喪志,且讓我們一齊勇敢地站立起來,活著,攜手一齊打拼吧!




遵照醫生的指示,想活下去,就要深入瞭解什麼叫做“地中海貧血症”。為此,我從醫院帶回了好多有關這方面的刊物和雜誌,每天一讀再讀。


很出人意料之外的是這裏登載了許多未成年病友相繼過世的噩耗,好令我傷心又傷心,因為他們的年紀實在太輕了我時常這樣想,他們不也是我們的孩子嗎?我也時常為他們哭,甚至把裙子都哭濕了。


我自己也是貧血症的病患,打從出生的第一天開始,便被當時的日本醫生宣告死亡,然而,我媽卻背著我走遍全省各大小角落,尋求神跡和奇跡,或靈丹妙藥,渴盼能治好我的絕症。


古話說:“生死有人算,也有天算。又說:天無絕人之路”、“當神關閉一扇門時,必會同時打開另一扇門”。我媽深信:“在人的終點處,必有神助”。就這樣,我努力地活了下來。


我從沒有聽過地中海貧血症,直到最近,我因為貧血症的病情惡化太快,導致腿部一再潰爛壞死,乃經檢測確定為地中海貧血症,才有了接觸。


其實,我從小一直靠著輸血排鐵來苟延殘喘,已拖累我們一家幾乎瀕臨破產而陷入無止境的愁雲慘霧中,但我始終不知道這罪魁禍首竟是所謂的地中海貧血症。


最近,我在偶然的場合,碰到一位從事地中海貧血宣導的權威,他很熱心地告訴我:“您得的只是很輕微的地中海貧血症,小事一件”。


我聽了十分感激,也一下子對自己的病情放了一百個心。但我想,我這般輕微,便一生過得這般辛苦辛酸,那麼,那些重度的呢?豈不更慘絕人寰?真太可憐了。


我讀小學、中學、大學,都必須有人在身邊陪伴護送。我沒有資格上體育課,也不能自己一人單獨出門。因為,我時常暈倒路旁,而昏迷不省人事。


每次急救蘇醒後,醫生都斷定我這孩子應該不可能再活多久,而我自己也十分清楚:我沒有明天,也沒有未來。


此,我每當僥倖地從鬼門關回來,我都許願再許願:如果我能活到成家、活到立業,我一定要奉獻出自己所賺的金錢,自己的寶貴時間,來成立一所慈善之家,來幫助跟自己同病相憐的絕症患者。很意外地,我果真成家立業了,也果真創設了頗具規模的慈善之家。


由於自己也是中度海洋性貧血患者,而且病情與重者一線之隔,所以,一當獲悉這些年輕病友壯志未酬身先死的悲劇,於我心,都不免有戚戚之痛,而寢食難安,乃下定決心,希望能略盡綿薄之力,將自己六十二年來與貧血絕症奮鬥的經驗,提供給這些與我同病相憐的小弟弟與小妹妹們,以及其他有這方面需要的人,讓他們個個也能長命百歲,永遠走出死亡的陰影。


我承認我仍然沒有擺脫貧血絕症的危險,我必須由護士全天候陪伴在身旁看護照顧,我仍然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貧血病患,沒有痊癒。


但我一天活過一天,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難事,這段備其辛酸的苦路,自有血淚交織的求生寶貴經驗,這些應該不無參考價值。


或許一般人在政令宣導上,所看到的樣板,多半是重度病友,遂誤以為除了重度者外,都不重要,即使中度海洋性貧血,也是十分輕微之小病,根本無足掛齒。但事實上,重度與中度之間,並無明顯之差異,只有個中人才能真正清楚。


特別是我外婆、我父母及我們全體家人,這六十二年來的日夜擔驚受怕,分分秒秒,可說:“豈止一句輕微而已,簡直是災情慘重!”為了將心比心,乃效法野人獻曝,寫下這本小書,希望能盡一己之心力,把自己六十二年來辛苦努力得到的平安,分享給各位苦難中的病友。


很多人問過我這以醫院為家,長年累月進出醫院,如進出家中廚房的常年病患:“得絕症的人,一定會早死嗎?”“壽命是早就註定的嗎?”


我的答案都是否定的。畢竟小時候,便常聽媽媽說過,是絕人,即使得了絕症,也不會走入絕路。至於,壽命則是自己決定的


一個人想活多久,總是自己的事,與所罹患的病無關。但壽命是要自己去努力,去賺,去認真與閻羅王拔河的,不可能不勞而獲。


我發育太慢、太差,外婆很捨不得我這副與應有年齡不相符合的可憐模樣,每晚摟著我一齊睡,直到大學畢業。但外婆九十二歲,還是丟下我走了。外婆臨終,再三叮嚀,不可當絕人,不可做絕情絕義的事,以免自己被絕症逼上絕路。


記得有一次,劉安琪將軍在高爾夫球場述說俞大維部長的為人處事,他說俞部長一生中有三件事絕對不做:


1.不近人情的事。 2.不通人性的事。 3.不合人道的事。


我聽了很受感動,便奉為一生的座右銘,自己也決定至老至死決不做這種不近人情、不通人性、不合人道的事。


有人曾經在我講授佛教經典時問我:


1.壽命怎麼努力爭取?怎麼賺?


2.罹患絕症的人,如何與閻羅王拔河?


先說我母親吧!她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猛烈空襲中,背著我四處參訪深山中的名寺古刹,希望能巧遇隱世高人或神僧來拯救她垂死的寶貝女兒。


當時,她為了躲避美軍轟炸,匆匆忙忙逃入一所破廟。廟中有位師父很奇怪地問她為何甘冒這種炮火危險,背自己的幼嬰出門?我母親邊哭邊答:“孩子罹患絕症!快死了!”


師父叫我母親到內殿,並不厭其詳地告她:“每個人的壽命都不是天生註定的,而是由自己一點一滴努力來的。又每個人的身體,都是自己最完美完善的一流藥廠,可以生產出治療各種病的仙丹妙藥,所以,每個人的身體都有自己治病的潛在神力。”


又說:“不是絕人,即使得了絕症,也不會走入絕路。我們活在這有情世間,一定要有感情,不但對人要有感情,即使對任何生物,也要有感情,不可傷害他們,甚至對一滴水、一張紙、一分錢,也要有感情地去珍惜”。


我十一歲時,整整病了一年。外婆跟媽媽很認真地告訴我:“都已長這麼大了,該自己去賺自己想活的壽命了,千萬不可做損福折壽的事。不管是人,或是微不足道的小動物,都要像自己親生骨肉那般去疼他、愛他,因為你讓對方長命百歲,自己也必長命百歲,想長壽,便不可做短命的事。


還有,每一件東西,都必有它的使用壽命,要讓他儘量延長,不可使它夭折,或使它不該報廢而報廢。因為延長對方的壽命,便是延長自己的壽命。又千萬記住:福不用光,人必不會早死”。


今天,很意外地我活了六十二歲,這其間我所仰賴的,應該不只是醫學或科學吧?或許真正影響我一生的,正是這些話吧!


我從出生到今天,從沒傷害過一隻螞蟻、一隻蚊子、一條蟲或一隻蟑螂,也決不踐踏草地,任意摘折花草樹葉。一九七五年,我曾經因為延誤輸血而昏迷長達十一個,成了植物人,可是奇跡似地,我又蘇醒了。


當時,有位佛門高僧便很篤定地向我母親保證,我一定不會這樣就一去不回。這位大和尚說:“這孩子一臉慈祥,滿腔慈悲心腸,必定會再蘇醒過來的”。


可見,決定我們生死的,不是病,也不是什麼絕症,而是我們有否一顆漂亮的心,慈悲的心,您信嗎?只要有漂亮的心,必有漂亮的一生。


以上是我所要告訴病友的真心話,何妨參考,但願您也長命百歲,養兒育女,成家立業。


作者謹識



附啟:
本書系作者于住院中,倉促完稿,其謬誤之處,或在所難免。還請各位讀者,費神協助校閱,並惠函賜教,實不勝感激之至。
本書作者領教處:
407台中市東海大學郵政第119信箱 陳女士



 



南懷瑾 先生 推薦之曠世奇書


壽命是自己一點一滴努力來的



point 延伸閱讀 →1.和平共存 2.律與定數


 


voicexml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