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負我心 不負我生


 

劉墉

 

從小到大,我確實經歷了許多華麗與哀愁

 

最近有一天,我提到自己九歲喪父,我那八十九歲的老母突然糾正我:「其實細算算,妳是八歲死了爸爸。」我說:「為什麼過去四十年,我說九歲喪父,妳都不糾正,一直等到今天?」

 

她說:「以前你已經夠可憐了,我幹麼還告訴你早一年,讓你更傷心。至於現在,你如意了,說說也無妨。」

 

我的女兒馬上就八歲了,我常看著她想「天哪!八歲,多小!我居然能記得那麼多父親的畫面。」又有些驚心地想「我可得好好保重,別讓我的孩子那麼悲涼。」

 

許多老同學,或意外、或生病,已經離開了人世。最近一個遠房親戚的女兒,正值青春好年華,卻突然得了紅斑狼瘡症,住進醫院一個多月,還未能清醒。

 

每次聽到這樣的不幸,都很心悸。怕自己也有同樣的遭遇。但是人生在世,誰能預測未來呢?

 

我常自忖,我這麼注意身體,如果也像父親,天不假年,我是要氣憤地說「我這樣小心,還得了絕症,老天真沒有眼睛。」還是該心平氣和地想「我這麼小心,還得了絕症,也就沒話說了」?

 

過去我總認為歷史是最真實的,現在才知道,連當世的人,都不清楚的事,歷史又怎麼可能真實?過去我也崇拜李白、杜甫、王維、蘇軾,這許多名士,現在才發現他們如果不是出生

 

在個讀書的家庭,當了官、掌了權、出了名,就算有天大的才氣,只怕也庸碌一生。所以無論歷史或社會,都不公平。

 

人生的遭遇,本來就不公平。

 

過去我總說「好心有好報」,勸人行善,「圖個善報」。現在我改了,說「為什麼要圖報?善事本來就該做。如果有個孩子跑在你前面,摔倒了,你把他扶起來。你會因為心想「善有善報、為善最樂」而去做,還是當然該做?」

 

既然人生的遭遇、歷史的定位和世俗的毀譽,都無足計。這世間的許多「法」,也就只是個框框。真正的「法」應該在心裡。

 

如果我做什麼事,都能不負我心,就算有了壞的遭遇,又有什麼可在乎?如同我注意身體,還得病,也便沒有遺憾。

 

這就是我的人生觀—「不負我心,不負我生」!

 

 


  

   
願您日日吉祥 voicexml 自在合十祝福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