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恐天下不亂的台灣媒體!


 


第一天

回台北才剛下飛機…


記者問:你對陪酒小姐有何看法?


唐僧很吃驚:台北有陪酒小姐?


記者隔日登報《唐僧飛抵台北開口便問有沒有陪酒小姐》


第二天


記者 問唐僧:你對陪酒小姐的問題有何看法?
唐僧:不感興趣!


隔日登報《唐僧夜間娛樂要求高,本地陪酒小姐遭冷落》


第三天


記者問唐僧,你對陪酒小姐有何看法?


唐僧很生氣:什麽陪酒不陪酒的?不知。


隔日又登報《陪酒已難滿足唐僧,要陪過夜方能過癮》


第四天 記者再問唐僧,唐僧不發言。


隔日登報《面對陪酒問題,唐僧默認無言以對》


第五天


唐僧大怒,對記者說,這麽亂寫,我去法院告你。


隔日登報 《唐僧一怒爲小姐》


第六天


唐僧氣急,將記者告到法庭。


媒體爭相報道《法庭將審理唐僧與陪酒小姐案》


第七天


唐僧看後撞牆而死。


唐僧撞牆死後媒體補充報道


《爲了陪酒小姐而殉情:唉!唐僧的這一生!》


延伸閱讀→大埔四戶的真相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