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羅彬斯(John Robbins)文


 


如果健康可以重來


你還要大吃麥當勞及漢堡王嗎?


 


他是我的哥兒們 夥伴 好朋友


他被醫生宣佈得了大腸癌第四期


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


五年存活率只有 5% 左右


即使肝轉移腫瘤以外科手術成功摘除


存活率頂多也只提高至20%


天啊! 麥克!


 


我一直努力不去批評他人的飲食選擇,但在我的一位朋友


得了大腸癌時,這項努力面臨痛苦的考驗。和麥克維繫友


誼對我而言並非十分容易,老實說,他有時候確實挺討人


厭。


 


我們一起出去吃飯時,他明知我吃素,也知道我曾經出書


討論吃素這個主題,卻老是問我比較喜歡牛排還是漢堡。


 


他總是在用餐的時候告訴我他吃的肉或是冰淇淋有多美味


,或是向我展示他的食物,問我要不要嚐一口,彷彿他這


麼做完全是出於一片好意,或是單純為了我好。


 


不只在餐廳裡如此,有時我們一起長跑,他會超前我,然


後以勝利的姿態宣告他之所以這麼厲害,完全要歸功於早


餐吃的培根。我很確信,即使他早餐是吃即食燕麥捲,他


還是會這麼說。


 


但我不會讓他得逞,惹我生氣。我只是帶著微笑,然後


心裡暗自發誓下次一定要跑贏他,不過卻從來沒有成功過


。他在高中時曾經得過橫跨國家賽跑冠軍,是天生好手,


而我……呃……只能說我努力過了。


 


不過我還是很擔心麥克。或許因為他的體能一直很好,所


以他似乎把健康視為理所當然。除了和我一起跑步外,他


平常很少運動,隨著年歲增長,他體重增加了不少,對跑


步愈來愈沒興趣,最後終於完全放棄。


 


我跟他說他很顯然是怕跑輸給我,所以想逃避這無可避免


的命運。他的回答並不特別絕妙:「才怪,你這個早餐只


吃豆芽菜的傢伙,我就算用單腳跳都能贏你。」他說的當


然不是事實,我從來沒有把豆芽菜當早餐。


 


有一次我跟他提到不殺生論,也就是不使用暴力,以同


理心對待所有生物。他回答:「聽起來不錯啊,我相信不


殺生論,就是不要對自己太殘忍。所以我不會對自己使用


暴力,強迫自己不吃一大塊美味的烤牛肉。要不要一起吃


啊?」


 


我平心靜氣地回答:「不用,謝了。」然後不再多說。我


不想和他爭辯,也不想再破壞我們的友誼,我想光是他一


個人造成的破壞就已經夠多了。


 


他指著我的沙拉回答:「好吧。不過你別忘了,植物也是


有意識的,你正在殺害那些可憐的萵苣葉。」


 


在另一個場合,我告訴他我很擔心他的健康:「我不想


看到你生病。」也告訴他像他這種飲食習慣,很容易導致


癌症等慢性病發生


 


他回說:「或許吧。可是我去過健康食品店,店裡的人都


瘦巴巴、病懨懨的。如果我命中註定要生病,那怎麼樣都


逃不掉。」


 


後來麥克變得更胖,也完全不運動了,他的妻子卡蘿開始


擔心。她告訴我:「他工作不開心,脾氣變得愈來愈暴躁


。更糟糕的是,他完全不跟我說他的感覺,一有時間就坐


在電腦前。」


 


我們見面的次數愈來愈少,但突然有一天,麥克打電話來


說想跟我談一談,問我能不能去找他?我腦中浮現的第一


個念頭是我還有其他事情更值得去做,不過他的聲音聽起


來不太對勁,所以我答應他馬上過去。


 


到了他家,我發現氣氛非常沉重。麥克和他妻子告訴我,


他去看過醫生,醫生說他得了大腸癌,而且已經是第四期


了,表示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第四期的預後很不理想


,五年存活率只有5%左右,即使肝轉移腫瘤以外科手術成


功摘除,存活率頂多也只提高至20%。


 


他們嚇壞了。我聽他們說這些事,心裡只覺得生氣。麥克


啊麥克,你為什麼不聽我的話?我不是告訴過你了嗎?我


表面上認真聽他們說,給予支持,但心裡覺得既生氣又難


過:氣麥克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氣老天爺讓這種事發生,


氣我自己沒能夠預防這種事。


 


我盡可能專心聽他們說話,問了一些問題。他們談到目前


的治療選擇,也提到所面臨的經濟壓力,卻完全沒提到飲


食方面的事。


 


我留在他們家吃晚餐,麥克吃了一大塊牛肉


,至少這


次他沒有問我要不要吃。


 


事實上,當晚是我第一


次希望他問我,並不是我想吃肉,我只希望他能回到過去


那種愚蠢、愛嘲弄人的樣子。他過去或許是個混蛋,但他


也是我的兄弟、哥兒們、夥伴、朋友。天啊,麥克。


 


我覺得很難過,想否認一切,不想面對現實,我希望麥克


能回到以前的樣子,即使他是個混蛋也沒關係。
 


接下來幾週,麥克動了手術,然後接受化療。他經歷了一


段痛苦的生活,忍受噁心、腹痛、嘔吐、腹瀉以及各種痛


苦,而卡蘿則是將希望寄託在藥物上,期待這些藥能將麥


克治好。他們很明確地表示,不想研究另類療法的可行性
 


我實在很難不去評判他們。在麥克抱怨他覺得有多無助時


,我試著了解,並幫助他做出明智、健全的決定,但心


裡卻想著:「為什麼你以前不這樣想?依你這種吃法,不


是早該料到會這樣了嗎?」麥克說他終於開始吃得健康,


但我並不相信。他到現在還是會去吃麥當勞及漢堡王。


 


麥克在他人生最後一段日子過得並不快樂或舒服。但有


一件事我現在回想起來,覺得意義非凡。我並不想對這件


事著墨太多,但我認為這點非常重要。
 


在最後幾次見面時,有一次麥克對我說:「很高興你沒有


逼我接受你的想法。我討厭吃蔬菜,就是這樣。」


 


「話雖如此,可是老實說,我很後悔當初沒有更堅決一點


,說不定這樣能讓情況改善一點。」


 


「情況不會變的啦。我就是這樣積習難改,一直都是這樣


,我不會聽話的。」他頓了一下,然後抓住我的手說:「


我可以感覺到你的關心,約翰。我一直都知道你關心我,


你知道那有多重要嗎?」


 


「不知道。」


 


「比你以為得還要重要得多,你這個紅蘿蔔頭。」
 


我不記得後來我們說了什麼,因為我實在哭得太厲害了。
 


 


《危險年代的求生飲食》約翰.羅彬斯(John Robbins)著


柿子文化出版


 


 



延伸閱讀相關文章


原來吃素才最健康

您不知道的真相 您不知道的真相2


 




voicexml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