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 見 動 物


 


生命充滿了哀痛


生離死別是生命無法逃避的終點


但我們是唯一會哀傷的動物嗎?





  在摯愛的人去世時,言語根本不足以表達我們所受到的震驚、孤寂與被遺棄感,說什麼樣的話,才能安慰他們的家人呢?。



  在這種時候,唯一能夠提供些許幫助的,或許只有他人對我們表達的關心,雖然我們的傷痛不會因此而停止,但這樣做卻能讓我們知道,自己並不是獨自面對哀痛,藉由這樣的痛苦分擔,多少能夠匯聚力量,來承擔喪親之痛。



 



猩猩可可的眼淚




  那麼,動物會感到悲痛嗎?人類會為他們的寵物感到悲傷,許多人都曾在他們的動物友伴逝世時,會尋求慰藉。失去心愛的狗兒或貓咪,會讓我們陷入沮喪憂鬱及傷心悲痛,這是相當自然的事。

 

 

    但是當我第一次聽到關於大猩猩可可的故事時,卻感到萬分的震驚——這隻母猩猩為了她的寵物小貓,陷入了極度的悲傷之中。

 

 

    可可的故事讓我確信,動物也和人一樣,對生命的結束有著強烈的感覺

 

 

    可可是一隻低地母猩猩,世界上進行最久的大猩猩語言研究工作,以她做為研究主角已經超過二十年之久。

 

 

    可可不會講話,但卻能用美國手語與人溝通,她的老師是來自加州大猩猩基金會的法蘭辛‧「佩妮」‧帕特森博士(Francine “Penny"Patterson)透過她的協助,可可學會了超過五百個的字。

 

 

    利用這些字詞,可可告訴佩妮自己想要一隻小貓當作生日禮物,事實上,她只是將兩根手指畫過自己的臉頰代表鬍鬚,就這樣比出了貓這個字。



  於是,有一天,三隻小貓被帶到了加州伍德塞的一個鄉村庭院中,那是可可居住的地方。

 

 

   這些小貓一出生就被母親拋棄,由一隻活潑的狗充當養母,並在他們出生的頭一個月裡哺育他們。

 

 

   可可以大猩猩獨有的溫柔動作輕輕撫摸他們,然後選了其中一隻當作她的寵物,那是一隻灰色皮毛、沒有尾巴的小貓,可可為他取名為「球球」。


 


  可可非常喜愛她的新朋友球球,常常會聞聞他或是溫柔地摸摸他,她會用雙手將球球環抱在懷中,並且試著要餵他喝奶,彷彿他是隻小猩猩一樣。

 

 

   可可很驚訝小貓會咬她,每當球球咬她的手指時,她便會比出「髒髒」和「馬桶」的手勢,這通常是她用來表示「不可以」的方式。

 

 

   雖然如此,可可還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用手勢教會了這隻小貓來幫她搔癢——這是大猩猩最喜歡的遊戲之一。


 


  「可可好像認為貓能做到大部分她能做到的事。」佩妮說。
  

   「軟—好—貓。」可可經常這麼說。


  

   沒有想到,在一天的夜裡,球球逃出了大猩猩基金會,意外地被一輛車撞死了。

 

 

   當可可得知這件意外之初,表現得彷彿她沒聽到或是無法了解似的,但是幾分鐘後,我們聽到可可的啜泣聲,她開始以一種高音聲嗚咽著。

 

 

    在失去小貓後的一個星期間,每當有關貓咪的任何事物出現時,可可便會哭泣,從那以後,只要有人提到那隻貓咪,可可就會比出「傷心—皺眉」和「睡覺—貓咪」來做為回應



  這隻大猩猩顯然非常想念她的貓咪朋友,但是她對發生的事情究竟了解多少呢?

 

 

   幸好這可以直接問可可。於是,大猩猩基金會的一位工作人員瑪琳‧希恩(Maureen Sheehan),詢問了可可對於死亡的看法:



  「大猩猩死亡後會到那裡呢?」瑪琳問道:

 

    「舒服—洞穴—再見」可可回答,並且比出吻別的手勢。
  

    「大猩猩何時會死亡呢?」瑪琳又問。
  

    這次可可回答的手勢是:「困苦—老
  

    「大猩猩在死亡時會有什麼感覺?是快樂?是悲傷?還是害怕?」
  

    「睡覺!」可可回答。


 

  

    事實上,大猩猩不只會哀悼,他們顯然也和人類一樣,會仔細深思自身的死亡,而當摰愛的人死去時,他們也和喪失親友的人類一樣,會為了那些同樣縈繞在我們腦中的疑問而困惑掙扎。


  所有的生命都會死亡!然而長久以來,我們一直認為只有人類才了解並覺知這個事實,在哲學家的千古議題裡,人類是唯一一種動物,會把死亡視為一個理性思維及情感糾葛的「問題」。

 

 

    哲學家厄尼斯特‧貝克(Ernest Becker)在他獲得普立茲獎的作品《否定死亡》(The Denial of Death)一書中,人類和所有其他的生物之間被畫了一道壁疊分明的區隔界線。
  

 

    當我們知道最後等著我們的終究是死亡時,要往那裡去尋找生命的信仰及力量呢?當我們知道自己的生命原來這麼快就會到達終點時,剩下來的日子又有什麼意義和目的呢?我們的答案或許各各不同,但是沒有人可以忽視這些問題不管。因為它們不僅只是宗教問題,同時還是身為人類所無法逃避的部分。



  不過,縱然哲學家言之鑿鑿,但是,人類難道真的是唯一對死亡有認知的物種嗎?事實上,目前已有許多證據顯示,在這方面我們並不孤單。

 

 

    當然,不是所有動物──也不是所有人類──都有道德觀、同情心或是能分辨是非,但別忘了他們跟我們一樣會受苦、受傷會流血……我們和其他生物都是親屬,所以要記得仁慈對待特他們


 


voicexml


媒體好評*動物真的有靈魂嗎?


【推薦】當所有動物消失,人將寂寞而亡


摘錄柿子文化出版《我的靈魂遇見動物》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