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 出 佛 性




有一天,遵布衲師在清洗佛像,藥山惟儼禪師問道:‘這個’被你這麼清洗,能洗出‘那個’來麼?


遵布衲從容道:“你把‘那個’拿來讓我瞧。”


這個”是指“佛像”,“那個”是指“佛性”。這是吊詭的問題,不知道“那個”的人,一定答不出;知道“那個”的人,也未必能作答。高明的禪師不會落入問者的陷阱,所以能反問之。


識趣者,哈哈一笑,算是扯平;不識趣者,只好自討沒趣。獨具隻眼的禪師,不可能如此問話,當然也不可能輕易被考倒,因為他早已當下識破來者之實力了。


佛性不用洗,也無出無入,當下承當即是。


笑禪錄雲:“有一個路人,肚子餓了,想騙碗飯吃,就到一家門口說:“我能把破了的針鼻孔補起來,只要你們給我些飯吃就好了。”


那家人聽了,就端出飯來,又找了好些針孔破缺的針出來,這位過路人安安穩穩地吃飽後,就一本正經地說:


“你們把缺了的那邊針鼻子拿來,我要動手補了。”


過路人由於肚子餓,想騙碗飯吃,所以出此妙計——補破針鼻孔。讀者倘若忽略話中之深義,則禪機盡失。


達摩對慧可說:“將心來,吾與汝安!”與此又異曲同工之妙!


針孔破了的針,棄之可也;縱使能補好,已不是原樣。有了過錯——貪、嗔、癡等,勇敢一點,承擔下來,不要再去找理由來搪塞責任。


佛性原本不失,原本不增不減。心馳外求,計較思量,徒礙明月之清輝。


頌曰:那個那個,快去尋取,有垢則浴,有破則補。若還尋不出來,我亦茫茫無主。


佛性本無淨垢,也無圓缺;說浴、說補,是從事相上說的——浴、補,都是修行上的真功夫,也是方便善巧之道。


經過一番努力還找不出來的話,即使高明的大禪師,也是無法可施了。證悟在己,別人只是助道因緣,只是標月之指。


 


 



ivr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