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曲《鷗鷺忘機》賞析


 


  古琴曲《鷗鷺忘機》,一名《忘機》,宋代劉志方所作。曲譜最早見於明代朱權所編的《神奇秘譜》(1425年刊行)。


    據《神奇秘譜》的解題介紹,該曲取材於《列子•黃帝篇》中《好鷗鳥者》的寓言,故事說:「海上之人有子歐鳥者,每旦之海上,從鷗鳥游,鷗鳥之至者百住而不止。


             其父曰:『吾聞鷗鳥皆從汝游,汝取來,吾玩之。』明日之海上,鷗鳥舞而不下也。」


    「鷗鷺忘機」一詞即來源於上述寓言的前半部。「忘機」是道家語,意思是忘卻了計較、巧詐之心,自甘恬淡,與世無爭。「鷗鷺忘機」即指無巧詐之心,異類可以親近。後比喻淡泊隱居,不以世事為懷。


    明清以來的《鷗鷺忘機》則是一首頗為精緻的古琴抒情小品。其曲意雋永,指法細膩,哲理深邃,耐人尋味。《五知齋琴譜》(成於1721年)後記中說它表現了「海日朝暉,滄江西照,群鳥眾和,翱翔自得」的意境。


    琴曲以一段滾拂泛音開端,音節恬靜,指法流暢,使人仿佛置身一葉扁舟,蕩漾於碧波汪洋之間,只覺天光雲影,容與徘徊,氣舒意暢,一派天然。琴聲款款,訴說著自然與人怡然相得的和諧。


    閉目靜思,任沙鷗白鷺盤旋腦際,心境也隨之而豁然開朗。泛音淡遠之致,有海翁忘機,鷗鳥不飛之意韻。起轉空靈之處,流轉出天人合一,物我兩忘之情懷。


    天地萬物皆有靈性,心地純正無邪、自然淡泊,鷗鳥自會與之友善而不具防備之心。「人能忘機,鳥即不疑;人機一動,鳥即遠離。」物類雖小,而神不可欺,此稍一動念,彼即有所感應,心念的力量何等不可思議。


    若能常保一顆純善之心,不存害人利己之念,不僅人與人之間將日臻祥和,久久必能感得「鳥獸蜂蝶,自來親人」之宇宙和諧的大觀。


    忘機,是一種清逸幽俊,淡而會心的審美意境,亦是心無紛爭,光明磊落的人生境界。「短裘高帽長竿,風清月朗地天寬。兀坐竟無言,胸次飄然,寂無機見從心便」鷗操雖為遊戲小品,而用意不俗,餘韻悠長。



 


 


ivr


 


自在合十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