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聽 彼岸光明


 


數不盡的西藥毒害




 

張老師月刊《整體醫療》


抗癌防病的心觀念(二)



 


去年美國醫藥界發生三件攸關人命的大事,但在國內卻成為小新聞,也許沒有讓醫藥界反省,更沒有讓大眾覺醒實在令人擔心。


 


知名的藥品出了問題



其一是舉世聞名的默克藥廠於 9 月宣佈主動撤回名牌抗關節炎藥 rofecoxib(美國藥名為 Vioxx,台灣藥名叫「偉克」),因為默克藥廠發現此藥會導致心臟病副作用。然而此藥在三、四年間,就數百萬患者服用,醫生開出的處方約 8千萬件,光是單這一種藥的一年全球銷售量就高達 25 億美元,銷路極廣。如今發現會導至心臟病,趕緊發出撤回下架的通告。


當撤回的消息傳出後,默克股票由一股 45 美元慘跌至 30 美元。審判律師們也開始在報紙、網站刊登廣告,招徠吃過該藥的關節炎病人來一起控訴默克藥廠。甚至美國醫藥界也有人建議應由國會組成專案小組,來調查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或默克有無失職之處。


另一家舉世聞名的輝瑞藥廠,儘管未召回其所生產的關節炎藥「希樂葆(Celebrex)」,但也全面停止促銷廣告,因為研究結果也發現高劑量服用希樂葆,可能引起心臟病發作的機率同樣升高。


其二是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又於去年 12 月 20 日發出警告,指出美國政府一項研究發現,在市場上銷售近三十年的非處方止痛藥 Naproxen,經研究人員發現服用的病人出現心臟病發作或中風的機率比服用安慰劑者高達五成。


Naproxen 從 1976 年起就以一般止痛藥物銷售,商標為 Aleve、Naprosyn等,任何人都可以輕易購買。然而美國衛生研究院(NIH)官員說,有關研究結果顯示,Naprosyn 和希樂葆同屬非類固醇類消炎藥,含有阿司匹靈和依普芬(Ibuprofen)。偉克適和希樂葆也屬於這類藥,服用這些止痛藥都會導致罹患心臟病的機率增加。


其三是去年6月出版的《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也報導知名藥商必治妥施貴寶公司用來預防心臟病發作和中風的 clopidogrel 可能會造成全身血液凝塊,導致黃疸、心律不整、器官損傷而致死亡。美國研究指出 clopidogrel 可能是造成 TTP 血栓症狀的原因,已有研究人員發現 11 名服用這個藥的病人產生TTP 副作用﹐其中一人經診斷確定有 TPP 症狀後死亡。美國食品與藥物局已經通知該公司新包裝要說明可能的副作用。


西醫都知道 clopidogrel 是減低拴塞性中風最有效的預防藥劑,目前全世界服用 clopidogrel 的人約有 300 萬。名列台灣十大死因的腦中風病人大多在服用此藥物


 


吃藥致死也是十大死因之一



根據美國醫藥雜誌的報導,美國每年約有 18 萬人死於藥物副作用,這個數目乍看起來不多,卻是美國十大死因中排名第四到第六位,光吃藥物就導至這麼多人死亡,實在令人驚恐。


這個「新發現」說明了美國 FDA 合法批准的處方藥,竟成為意外殺害美國人生命的主要原因之一。在台灣,每年都有很多因藥物而致死的案例,可是並未引起重視,假如有學者加以研究調查,或許也會被列入十大死因之一吧!


這實在是很吊詭的現象,發明藥物就是用來治療疾病、拯救人命,可是愈來愈多藥物中毒(drug poisoning)的實例顯示,任何藥物有治病的優點,卻更有其危險的一面。一般民眾也愈來愈知道不可濫用藥物,知道藥補不如食補,可是每天仍然有一大群人到醫院排隊拿藥。


藥物中毒正式學名是「醫藥物中毒(medicinal poisoning)」,指藥物使用過量或因人體對常規劑量的藥物過敏致使對人體健康產生有害的作用。我相信所有醫生都知道藥物具有危險性,適量和過量之間的分際通常差別很小。一般正常而安全適量的藥物對某些人不會有事,卻可能對其它人會產生不良副作用。而藥物過期,或與某些食物、酒精或其他藥品一起服用也會令人中毒。


我有幾位小學同學都在當醫師。而在自己治療鼻腔淋巴癌期間,也和主治醫師詳細討論過一些醫療問題,因為我們都是中華生死學會的理事,原本就認識,所以無話不談。他曾說很多醫師自己生病時都不吃西藥,有的看中醫吃中藥,因為他們是內行人,知道西藥太毒了。


我自己也有很多這類的例子,有些醫師或是護士得知自己罹患腫瘤,讀完我的抗癌書籍後,打電話來找我,他們都表示自己是醫護人員,知道醫師只會用手術、化療、電療三種方法對抗腫瘤,效果其實不大,可是副作用卻極大,他們不願意用西醫的治療方法,所以找我幫他們用整體醫療裡的營養醫學方法來克服腫瘤。


 


西藥就是毒藥



 


發明藥物不是為了求治療疾病嗎?為何反而成為致病的原因?


我們回顧歷史就可以知道了。今日的化學藥物就是古代的煉丹術,大家都知道古代煉丹術士的目的是在提煉能夠使人長生不老的仙藥,最早可以上溯到春秋時代,當時很多帝王都希望自己能夠長生不老,最有名的是秦始皇派徐福帶3千童男童女東渡扶桑去找不老藥。


然而很多帝王經年服食煉製出來的仙丹之後,反而罹患不知名且無法治療的怪病,甚至提早駕崩。問題出在何處?


用現代話語來說,古代煉丹術士用各種礦物質和藥草提煉仙丹,也就是「化學合成」方法,製造出來的卻是重金屬含量很高的藥物,普遍含有汞和鉛,古代沒有這些科學知識,結果不少皇帝就因長期服用重金屬仙丹而暴斃了。


像是朱砂就是含汞高的中藥,以前的中醫都會使用朱砂,現在已經被禁止了。而一些有名的小兒用中藥也被檢驗出含鉛,現在知道這些號稱能使小孩不要哭鬧變得乖乖的名藥,其實會使腦袋變鈍,當然就會乖乖的。想想看,人體經常攝取這些藥物,腦袋會變鈍(因為鉛中毒),肝臟會衰竭(重金屬累積),不知何時會暴斃,這種古代的「化學合成」煉丹術流傳到現代,不就和現代製藥的原理完全一樣嗎?


1928 年發明了「抗生素」,象徵了現代藥物時代的來臨,從此絕大多數藥物都是由化學方法合成,雖然也有一些藥物是由植物、動物、礦物和微生物中萃取純化而得的,可是成本較高,利潤較低,藥廠還是喜歡用化學合成方法製藥。


媒體曾經報導過,醫生絕對不吃「普拿疼」之類的頭痛藥,因為他們知道吃一顆普拿疼會殘留在身體5年,肝臟無法化解掉。有一個空姐,每次月經來就會疼痛不已,但又礙於工作必須經常站立,只好每個月都吃普拿疼解決經痛,可是沒想到才將近30歲的年紀,就必須洗腎了。


 


 治療頭痛的藥也會致命



去年 3 月 22 日媒體報導一手創立黏多醣協會的蔡瓊瑋理事長,10 幾年前開始照顧黏寶寶時,因為壓力大,每天到了下午就會開始頭痛,一頭痛就會吞幾顆普拿疼,有時痛得厲害,每 1、2 個小時就會吞 2 顆止痛藥,不知不覺愈吃愈多,有時一天會吃到 10 幾顆。


去年農曆年前突然全身疲勞,本來以為只是感冒,因為椎間盤突出老毛病到台北榮總就醫、順道檢查,結果肝功能指數飆到 1600 多,醫師也嚇了一跳,排除 A、B、C 等肝炎,診斷是「藥物性」猛爆性肝炎,立即住院治療。原來她已服用止痛藥成癮,因此住院期間還順道「戒」掉了用藥的習慣,出院至今不但沒有再吃過止痛藥,連頭痛都不藥而癒。


像蔡瓊瑋理事長這類一到下午就頭痛的狀況,大多數是「緊張性」頭痛,用熱敷、按摩、睡覺等簡單方法就能紓緩,甚至服用肌肉鬆馳劑的效果也會比止痛藥更佳。


以「止痛專家」、「不傷胃」為號召的普拿疼,是一般民眾頭痛隨時可以買到的「好藥」,然而這類含有乙醯胺酚 (Acetaminophen) 成分的止痛藥若過量服用一次就可能引發肝炎,而長期不間斷的服用,也會讓肝臟代謝一直處於忙碌狀態,引發累積性的傷害。而且若是將它與酒精併用,更有致命的危險


 


濫用成藥是國人習性



由於現代人工作壓力大、精神緊張、資訊傳遞迅速,經常發生頭痛狀況的病人愈來愈多。然而很多頭痛病人不會去看醫生,都是自己到藥房買止痛藥,或喝感冒糖漿,日久就成癮。還有人更是照三餐吃藥,出國時還要帶整箱感冒糖漿,此種長期濫用成藥的結果,未來都要以洗腎來收場


「濫服止痛藥」是國人最常見的現象,台北榮總一項大台北地區頭痛調查發現,45% 頭痛患者會自行在藥局買止痛藥吃,2.5% 的民眾甚至天天吃。以普拿疼類的止痛藥為例,只要 10 公克就已達到成年人最低的肝毒性劑量,一個星期內也不得服用超過 3 天,否則就容易出現藥物性反彈,讓頭更痛。


其實頭痛的成因很多,簡單的有可能與睡眠不足、壓力大有關,嚴重是也可能是腦瘤、感冒或其他疾病所引起。根據醫學統計,幾乎所有民眾一生中都有頭痛的經驗。而目前因頭痛去看門診的病人數量愈來愈多,有的病人痛到頭快炸掉、噁心嘔吐。我有一位住在花蓮的作家好友,每年秋冬之交就會頭痛,他曾經私下對我說:頭痛時真想撞牆了此生命,實在受不了,那是無法形容的痛苦,每年都去看醫生,也檢查不出什麼毛病,只是拿些止痛藥而已,他自己也知道服用止痛藥是沒有效的,可是也沒有其它方法讓他不痛。只有喝咖啡,因為咖啡因可以使血管收縮、保持穩定狀態,暫時緩解頭痛,達到短暫的止痛效果。


所以市售的一些感冒成藥或感冒糖漿中也都有咖啡因的成分,也因此成為病人頭痛時仰賴的藥物。不過離譜的是有些病人把成藥當三餐吃,或者每一餐都要喝一瓶感冒糖漿。由於咖啡因成癮,讓這些病人即使在不頭痛的情況下,也要去喝它。


大家都知道「濫用止痛藥或感冒藥」,在台灣是極為嚴重的問題。不少先進國家已經禁止一顆藥錠中不能同時含「阿斯匹靈」及「乙醯胺酚」兩種止痛成分,但是台灣很多市售的加強錠止痛藥,混用情況相當常見,這會使腎毒性加強,長期服用後,洗腎機率將更高


所以服用止痛藥超過二、三年的病人,如果有水腫情況發生就要立刻停藥,這很可能是腎臟已經出了問題。另外,長期服用西藥的人也一定要定期檢查腎功能,提早預防腎病的發生。


 


長期慢性疾病更要慎重用藥


還有一些抗高血壓藥物會影響男性的性功能,根據統計,高血壓病患中10%會有性功能失調的現象,而在服用藥物治療後,性功能失調的問題會再增加三分之一。此種影響性功能的抗高血壓藥有交感神經抑制劑、甲型和乙型交感神經遮斷劑以及某些利尿劑等。


高血壓是國人十大死因之一,可以想見有多少人曾經為治療高血壓而失去身體功能,最後仍然離開人間。大家也知道高血壓患者每天要吃一顆小白藥,如果沒有吃血壓就可能升高,此種高血壓藥物並不是在「治療」只是在「壓抑」高血壓而已,可是不吃又不行,長久服用也有副作用。


老人是用藥的高危險群,比率遠比其他年齡層高,費用是一般人的三倍之多,我們每天到大醫院的領藥處看一看,八成都是老人在拿藥。有研究指出,超過六分之一服用處方藥的美國老人,他們所吃的藥物卻是「不適合」老人,因為會引起生理或精神上的不良反應,甚至可能因而死亡


因為老人的生理機能衰退,身體處理分解藥品的能力也衰退,而且老人經常同時患有多種疾病,必須接受多重藥物的治療,可是藥品種類增加之後,藥物本身的副作用,加上藥物之間的交互作用,會產生醫師或許想不到的問題。又由於老年疾病常需經不同科別醫師的門診,各科醫師之間又缺乏溝通,以致產生重複開藥或不正確使用等錯誤。


再加上老人最容易接受一些成藥和偏方的鼓動,這些藥物通常是來路不明或未經政府許可的藥品。而老人通常知覺較有障礙、行動比較不方便、營養狀況也較差、個人生活型態差異性大,對於藥物的不良反應不容易被發現。


 


必須改變服用西藥的觀念


時至今日,藥物的使用讓先進國家的人民又愛又怕,已有愈來愈多的民眾因為擔心藥物的副作用,在自覺身體情況有所改善便停止服藥,或是採用整體醫療的輔助療法(Alternative)以避開服用西藥。


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大衛艾森柏格博士於1993年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發表<非傳統醫療在美國>,成為整體醫劉的典範論文。他定義「非傳統醫療」是醫學院和醫院沒有教導的醫療技術及知識,如整脊、針灸、草藥、健康食品、按摩、靜坐等。


他的研究針對 1539 位成人進行電話訪談,結果顯示大部分人認為慢性病比較適合用非傳統醫療治療,同時也可補足一般醫療的不足之處。有 34% 的受訪者表示曾經使用非傳統醫療來處理個人的疾病,而造訪非傳統醫療單位的次數也遠比一般醫療院所的次數來得多。總計美國人每年花在非傳統醫療的金額高達 137 億美金,而全年的醫療院所住院金額也不過 128 億美金。


目前國外醫藥界已有人正視這樣的現象,也正在積極研究安全無副作用的藥物替代品,並且創造了Nutraceutical新字,取「營養 Nutrition」的字首,加上「藥物Pharmaceutical」的字尾,也就是「營養藥品」「營養醫學」的新觀念,正代表著二十一世紀醫藥界的新方向哩。


 


延伸閱讀 → 病 從 口 入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