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沉》的曲子,常在深夜從我的電腦裡一遍遍地播放著。《夜深沉》是著名的京胡曲,是在崑曲《思凡》一折《風吹荷葉煞》中取唱詞“夜深沉獨自臥”中的頭三字命名。

在平劇《擊鼓罵曹》、《貴妃醉酒》和《霸王別姬》中,用以配合彌衡擊鼓、楊玉環醉舞、虞姬舞劍。樂曲結構嚴謹,佈局合理,鏗鏘硬朗,流暢激昂,剛勁有力,現有多種演奏形式。

記得第一次與父親一起聽《霸王別姬》的時候,聽的是平劇大師梅蘭芳與金少山合演時錄製的唱片。由於兒時在父親的熏陶下,從小就很喜歡平劇。經常與父親在晚飯後休息的時候,一起坐在那時還是平房的小院裡,一遍遍地聽自己喜歡的平劇唱片。

聽到這段流暢激昂、剛勁有力的曲子時,父親告訴我說這個曲牌名叫《夜深沉》。和父親一起,一邊聽著張弛有度、錯落有序的曲子,父親一邊給我講著這幾段歷史故事的起始。從那時起,記下了這個曲牌名。

夜已深沉,每當悠揚的《夜深沉》韻調飛入耳鼓,那似山澗峽谷中清泉的流水聲音,一起一伏、一跌一宕、時斷時續、時明時暗,幽怨帶有剛烈的曲調,讓人覺得那意境沁人心肺,猶如暢飲一杯老酒後回味餘香,滿口綿長悠遠,滿心陶醉似的享受。

鼓聲和京胡的音質極具穿透力,透過耳鼓和心靈,讓我在時而遲緩,時而急驟的鼓聲中,聽到了四面楚歌,看到了劍氣凜凜。一個如夜般深沉的淒涼,一個悽婉的故事。《夜深沉》說出了兩個字:糾纏。情與愛的糾纏,力量和柔韌的糾纏,鼓點和旋律的糾纏,欲說還休的糾纏.....

《夜深沉》那似山澗清泉般的曲調,讓虞姬萬般的失落和癡情,化作急急的鼓聲,使聽者在一片月光的籠罩下,去感受熾烈與哀婉交錯中所蘊藏著的悲涼。


隨著樂曲的深入,腦海中便浮現出虞姬舞劍的影子。虞姬在為他心愛的人最後舞劍的一幕,同時也為結束自己生命最後的休止符而下定決心的一舞。這是生命在最後這一時暢然飛翔,直貫蒼穹。


在虞姬滿面憂容舞婆娑中,我也看到了她那不能盪盡的綿綿心痛,一縷香魂在蒼茫夜色中隨風而去。

面對英雄末路,虞姬舞步輕起,翩然若驚鴻,婉轉似游龍。楚霸王那沉重的腳步,還有虞姬舞劍的曼妙身段。一幅英雄氣短,幾多兒女情長?心中的幾多依戀,幾多哀怨,幾多悲憤,都化作衣袂飄飛的舞步,化作寒光閃閃的劍花,化作紛紛而下的淚雨。哀豔纏綿!痛又如何?愛又如何?


夜深沉,夜鼓催人老。肉體和心靈都是孤寂,能量卻是飽滿。時光荏苒,濤走雲飛。《夜深沉》仍然在低吟著一支古老的歌謠。


在歌謠的遠處那些縹緲搖曳的漁家燈火,在訴說著人間朝朝暮暮。歷史留下了許多故事,也湮沒了許多人。大浪淘沙,淘不盡的是那不曾被遺忘的一闕詞,一首詩,一段故事,一首歌,亦或是這首永遠鏗鏘頓挫的《夜深沉》。

在夜已深沉的星空下,一段“勸君王飲酒聽虞歌,解君心憂悶舞婆娑。嬴秦無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敗興亡一剎那。寬心飲酒寶帳坐……”伴著博大而深沉的《夜深沉》,在講述著“生當為人傑,死亦為鬼雄”的戰火正飛騰的久遠的歷史故事。


夜深沉,心潮滾,過了多少個霞光四射的黃昏。一曲京韻,唱不盡永恆的紅塵。虞姬心碎幾斷魂,醉舞慰佳人。這般柔腸這般嫵媚,與“傷心處別時路有誰不同,多少年恩愛匆匆葬送”一起,永遠沉澱在波瀾壯闊、時而激昂、時而幽怨、時而激憤的《夜深沉》中......


 





本文作者的生活背景與自在兒時有點相似
都是在幼年時受了父親的薰陶喜歡上平劇


每當夜深人靜時 聽這首耳熟能詳的夜深沉
就會想起與先父一塊兒欣賞平劇的情形
所以看到作者的這篇文章就覺得非常的親切


記得常與父親一起欣賞的戲碼
還有貍貓換太子、四郎探母、鎖麟囊
蘇三起解.......等大戲~


欣賞時 父親會跟著劇情唱它一段
這些戲曲 重複的看了多少回 都不厭倦
戲曲的內容 述說的都是些忠孝節義
孝親報國及大愛的故事


看戲的同時 父親會給孩子機會教育
每當想到這兒 就止不住的溼了眼框...
僅以此曲紀念及獻現給我天上的父親~


voicexml



 


感謝原作者雅文 自在整理分享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