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中夢  悟前世身


 


黃庭堅的前世


《春渚紀聞》卷一記載 黃庭堅的前身是一位女子

 


庭堅貶謫涪陵的時候,還曾經夢到過這位女子,向他親口敘述前身的經曆。她自稱經常誦念《法華經》,只願來生為男子,而且要成為一位名揚天下的男子。


 


顯然,她的願望實現了。為了取信于黃庭堅,她還點出黃庭堅的一個秘密,“腋氣”~“腋氣”是什麼?狐臭!


 


有這樣的毛病,說來真有點難為情。照這女子說來,庭堅有此毛病,是有因果的,前世的因,種下今日的果。這女子說:“某所葬棺朽,為蟻穴居於兩腋之下,故有此苦。”


 


原來是這一窩螞蟻害的。要想除去這毛病,也不難。只要找到這女子的墓,打開墓穴,“除去蟻聚”,那種難言之“隱”便可立刻消除。庭堅依言照辦,果然,“腋氣不藥而除”。


 


江西《修水縣誌》記載:黃庭堅出任黃州知府的時候,一日午間做夢,夢見自己走到一個鄉村里去,看到一位滿頭白髮的老婦倚門而立,好像在等誰,門口有一張香案,上面供著一碗芹菜麵。


 


黃庭堅覺得餓,就端起來把麵吃了,不多時夢醒,嘴裡竟然真的有芹菜的香味。以后接連兩天做夢,都是同樣的情景:吃了麵,醒來嘴裡有芹菜味香。


 


黃庭堅感到非常奇怪,於是遁著夢中的路徑走,果然來到一處鄉村,所有景物都和夢裡一模一樣,夢中見到的白髮老婦也正站在門前,旁邊是一碗香噴噴的芹菜麵。


 


黃庭堅上前問緣由,老婦慟道,今天是她女兒的忌辰,女兒生前最愛吃她做的芹菜麵,所以每年這個時候,都會擺上麵來祭奠。


 


黃庭堅想,事情也真巧,今天正是他的生日,遂又問,那女兒死去多久了?老婦說,26年了。  黃庭堅一驚,他今年正是26歲。


 


後來進的屋去,裡面有個塵封多年的大櫃,因為不知道女兒把鑰匙放在哪兒,所以一直沒打開過。


 


黃庭堅想了一下,輕而易舉找到了鑰匙,櫃裡全是女孩兒生前讀的書,還有寫的文章,居然和他自己曆次考試的文章一字不差。


 


黃庭堅這時明白自己回到了前世的家。那老婦,自然是他前世的母親,於是接回府衙,奉養終身。


 


後來黃庭堅在府衙後園植竹一叢,建亭一間,名“滴翠軒”,亭中有黃庭堅的石碑刻像,他自像讚說:“似僧有髮,似俗脫塵。作夢中夢,悟身外身。”分明是對自己轉世的感想。





 

 黃庭堅的詩 花氣薰人帖

 

 


 

 

 


花氣人欲破禪 心情其實過中年

 

春來詩思何所似 八節灘頭上水船

 


《花氣人帖》是書法史上的「極精品」,不大的尺寸,裝裱成冊頁的形式,靜靜陳列在故宮的展覽櫃中,欣賞時,是非常愉悅的感受。


  和《松風閣詩帖》一樣,《花氣人帖》也是黃庭堅的力作。不同的是,《松風閣詩帖》尺寸大,《花氣人帖》尺寸小;《松風閣詩帖》以楷書寫成,《花氣人帖》則是行草的風格。


 另外,《花氣人帖》則含有「禪」味,反映了北宋文人的另一種生活態度與境界。


 《花氣人帖》寫的是一首七言絕句:花氣人欲破禪,心情其實過中年。春來詩思何所似,八節灘頭上水船。


 詩開始,聞到一股花香,濃郁的香氣,都快把平日苦苦修習的禪定功夫,破除了。黃庭堅想到自己年紀已經過了中年,還這麼沒有定性,不免自我解嘲一番。


 黃庭堅和北宋許多文人一樣,學佛修禪。他拜晦堂祖心為師,跟他參禪。但禪法玄妙,即使黃庭堅聰慧,也難以達到境界。


 有一天,晦堂祖心與黃庭堅入山遊玩,山裡開了許多桂花。祖心就問:「你有沒有聞到花的香味」?禪法中,這是開示的提法。


 黃庭堅說:「聞到了!」直接回答,已有參悟的意味。


 祖心說:「我所見的,我所聞的,都和你一樣,我沒什麼可以隱瞞你了!」意思是:自然本來如此,能看到身邊最平易的事物,能聞到最平易的味道,就是自然,也就是禪法


 黃庭堅也因此開悟了。「花氣薰人」,自然的花香襲上來,「欲破禪」,不就參透禪的玄妙了嗎?


 許多人,往往聞不到花香。尤其過了中年的人,生命老成,往往失去青春的美麗與活潑,更聞不到花香。黃庭堅說我都已經過了中年,還要祖心禪師點破才能聞到花香,不該很慚愧嗎?


 很多人真的聞不到花香,而總要抓住些什麼「有形」的事物


當時,著名的駙馬爺王詵,或許就是這樣的人吧!他喜歡寫詩,寫好後,又喜歡附庸風雅,找來當代大詩人黃庭堅「和」他的詩。但黃庭堅從參禪中體會了一些哲理,大概是不想附和王詵的詩吧!那其實是無聊的事!


 王詵卻不放過,派了人,一直送花給黃庭堅,催他快點和詩。


 於是,黃庭堅就寫了這首〈花氣人〉,有點開開小玩笑地送給王詵。


 詩中後兩句,是說現在沒什麼靈感寫詩啊!照理說,春天是美麗的季節,應該有靈感。可是不知道怎麼搞的?今春特別懶散,只想沉醉在春天的氣息中,對於寫詩,真的寫不出來。


 黃庭堅說現在的心情就像「八節灘」碼頭的行船。「上水船」表示逆水而上,不容易的,要靠人拉縴才行的,非常費力。反正,王詵老兄啊!我真的寫不出來啊!


 整首詩充滿禪意,不知王詵能參得出來嗎?


 〈花氣人詩〉有禪意,《花氣人帖》則充滿字的表現美。和黃庭堅常見的長線條、筆劃挺俏的風格不一,《花氣人帖》以流暢的行草寫成,許多字其實不易辨認。然而,黃庭堅仍刻意營造字體的美感,尤其是動態的美,非常宛轉有力,字劃轉折特別用心。整幅《花氣人帖》看來就像一幅經營過的畫面。


 本書法行氣安排為四行又兩個字,前一行字體緊密,後兩行則寬鬆舒暢,形成有趣對比。令人眼睛一亮的,則是第二行的「中」字,中豎的長線條,直奔而下,看出黃庭堅運筆的高深功力,在紙幅上,多出了呼吸的空間。


 欣賞《花氣人帖》,讓人感受書法家在一片小天地上,很用心地經營位置,呈現美感。而要說這首詩是應付之作,當然不盡如此,和筆劃的布置一樣,黃庭堅的詩,充滿經營,也闡述了禪理。詩、書並美,真是一幅精品! 

 

 

voicexml

 

 


延伸閱讀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