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菊


 


 


 


花開不並百花叢


 


獨立疏籬趣無窮


 


寧可枝頭抱香死


 


何曾吹落北風中


 


 



 

南宋鄭思肖-畫菊

 

 

百花之中,我獨愛菊。古人譽之為「花中隱逸之士」,是稱賞她不與百花爭豔、歷苦寒而彌香的高潔。南宋遺民詩人鄭思肖〈畫菊〉詩,在我看來,菊之可貴,不唯耐得清貧,耐得寂寒,更在其獨立的品性,自我的人格。

 

滾滾紅塵之中,充斥著物欲與時尚的誘惑,有幾人不隨波逐流?又有多少人活得真實,活得詩性,活得傲岸?袒露率真的性情,追索人生的詩意,擁抱真誠的人格,對於我們是何等的重要。

其實,活得越真實,便愈能張揚自己的個性,展示自己的魅力,發揮自己的潛能。常見社會中,有人為順應「環境」,被迫壓抑了自我,甚至刻意「裝愚」,不露鋒芒,磨平棱角,一味妥協,結果泯然於眾生。

菊花「苗可以菜,花可以藥,囊可以枕,釀可以飲,所以高人隱士籬落畦圃之間,不可一日無此花也」。菊可賞,更可用,卓立於世,彰顯了其獨特的生命價值。

我愛庭院之菊,更愛山野之菊。遠離塵囂,不染世俗,自由、率性地燃燒,漫山遍野,只把生命的色彩寫入高天流雲,何來媚俗之態?每每倘佯於花叢中,心地便豁然開朗,靈魂蛻出塵世軀殼而自由地浮升。

「不是花中偏愛菊,此花開盡更無花。」愛菊,賞菊,品菊,莫若在自己的心園裡闢出一塊靜地,種植一片爛漫的秋菊。﹝人間福報  作者 胡炎﹞

 

 



阿彌陀佛 ivr 謝謝光臨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