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聽   纯净


李家同


最近「生死學」似乎忽然變成了熱門話題﹐我也開始去閱讀了一些有關生死學的書﹐我發現這些長篇大論的書都不容易懂﹐裡面用了不少哲學味道濃的名詞。我常想﹐如果這本書我看不懂﹐一般人也大概不會看的懂。可是人人都要面對死亡﹐不應該是非常深奧的學問。 

前些日子﹐我到美國去出差﹐在美國的一個星期中﹐我注意到報紙上每天都有芝加哥伯納丁樞機主教逝世的消息。當然是新聞﹐可是每天報紙和電視都報導有關他的葬禮﹐仍令我十分訝異。這位大主教在去世前六個月時﹐得知他得到了癌症﹐而且是末期性的﹐只有六個月可活﹐他立刻坦然接受這個事實﹐而且也在主日彌撒中向教友宣佈這個消息﹐他同時告訴教友﹐他將在剩下的日子裡寫完他一直想完成的著作。他的聲明毫無怨恨之情。

不要想什麼偉大的計劃… …

伯納丁主教以後開始以一個病人的身分﹐從事安慰其他病人的工作﹐每次他去醫院都會和其他病人開始交談﹐也努力地安慰他們。不知多少人寫信給他﹐很多都是癌症末期的病人﹐他也都一一親自回信。他說﹐他的傳教區域沒有了疆界﹐他傳教的對象﹐也不再限於天主教友。

大主教正式葬禮之前﹐有好幾次各種形式的追思儀式﹐有一次﹐芝加哥的神父齊聚在主教座堂內﹐聽聽大主教的臨終告別﹐他告訴神父們﹐不要想什麼偉大的計劃﹐而應該隨時隨地給周圍的人關懷與愛﹐他勉勵神父作平凡而有愛心的神父。


最有意義的是﹐芝加哥猶太人相當多﹐在葬禮之前﹐猶太教信徒來到這所天主教堂﹐以猶太教的禮儀追思這位天主教的大主教。據我所知﹐這不僅芝加哥是第一次﹐在全美國甚至全世界﹐都是第一次。伯納丁大主教在生前全心致力於重足間主持社會公義﹐也一直促進各種族間的互相諒解﹐因此猶太教徒對他有深度的懷念。


人生有意義﹐絕非和他的社會地位有關

大主教的葬禮完畢以後﹐他的靈車行經芝加哥的貧民區﹐沿途擠滿了民眾﹐數以萬計的黑人在寒風中對大主教表示他們的敬意和懷念﹐也是因為大主計生前一直替窮人爭取他們權益的緣故。 

怎麼生﹐就怎麼死!大主教能夠勇敢的面對死亡﹐只因為他已度過了有意義的一生﹐所謂有意義﹐絕非和他的社會地位有關﹐而是因為他一直注意社會的公義﹐一直致力於社會的和諧﹐更加身體力行地關懷病人和窮人﹐這種人﹐自然不怕死亡的到來。

我們每個人都要面對死亡的﹐在死以前﹐我們每個人都要被迫看一場紀錄片﹐紀錄片裡會詳盡記下我們的一生﹐如果我們一生都在行善﹐如果我們一生都在使別人快樂﹐我們當然會平安滿足的說﹐我這一輩子活的有意義﹐我可以走了。


我們怎麼樣生﹐也就會怎麼樣死。「生死」就是這麼簡單


 


感謝李家同校長慈悲分享智慧好文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