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良醫



一、 引言:


最近國內醫界選出了「百大良醫」,在面對兩千三百萬人口的社會,良醫人數實在少的不成比例


最可惜的是,在我們人類的世界裡,還有無數良醫竟被遺忘或被埋沒了,這些良醫都具有下列特異優點:


(一)具有超常的神奇醫療能力
(二)不需現有醫界任何醫療用品
(三)永為全人類第一線的貼身家醫,甚至完全自動自發,不請自來
(四)為數多到難以數計
(五)默默工作,不為人知
(六)分文不取,不收任何報酬


問題是:像這樣的良醫上那裡去找?


答案是:遠在天邊,近就在我們每個人自己的身上。


怎麼會?因為我們幾乎都「不認識自」,譬如說,我們的身體在任何時間、任何場地突然發生或遭受任何疾患,最先最快趕來援助或處理或反應的,就是我們自己體內外有形和無形的機能和機制,這一點是天下任何在我們身外的醫生不可能做得到的。


如果我們能深入思考一下就會發現,包括人類的所有生物根本都不應該生病的(除非意外受傷),因為上天早就賜給我們設計好一套與生俱來的特異功能和天賦異稟,亦即現代人所謂的「自然療能」、「自癒力」、「自體免疫力」等種種本能。我們這些特異功能的發源地就是構成我們身體的基本單位││「細胞」。


二、細胞:


我們身體中的第一個細胞雖然它小到肉眼不能看見,但卻是我們生命的開始,它有一個特別的名字││「受精卵」。不獨人類,幾乎一切生物都是由此一個單細胞衍生而成。


細胞的功能非常神奇而複雜,它們天生就具有:生殖力(例如最初從一個細胞開始,分裂成為 60 兆)、再生力、免疫力(包括防禦力和攻擊力)、修護力、代償力、遺傳性能(基因、DNA)、辨識力(辨別敵友)、記憶力(預防注射疫苗即賴此一特性)、全息律等等,以上各種特性為簡化起見總稱為「生命力」。最不可思議的一點,每一個細胞都是有靈魂的、有靈性的,它們不是我們的意志與能力所能控制和指揮的,例如:


(一)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的身體,小至割破手指,大至手術開刀,其傷口之癒合絕非靠消炎藥粉或藥水或打消炎針或內服抗生素等的效果,所謂之消炎者只是防止傷口二度感染而已。真正要傷口生肌癒合的機制乃是在於細胞天生具有的生殖力、修護力、再生力或代償力等特性。例如小傷口出血時,我們血液中的血小板立刻發揮了凝血、止血作用。然後傷口附近的細胞開始分裂再生新的細胞,彌補了傷口的空隙,最後傷口才能癒合如初。


(二)腦中某條血管即將(或已經)發生病變,此時在患部附近的組織細胞立即有所反應,並迅速趕赴患處馳援,發揮修補或代償功能,例如常見的「一過性腦中風」之所以能「一發即過」暫保平安無事,就是有賴我們自體細胞的神奇而複雜的特異功能所作的貢獻。


(三)在流行感冒時節,我們實際是不知不覺地生活在微生物(如細菌、病毒)的海洋中,它們是無所不在、無孔不入的,每一秒鐘,我們的五官七竅以及全身的皮膚、毛孔都可能被無數的病菌、病毒侵入,或每一次呼吸都可能吸入無數有害的微生物,而不自知。為什麼我們不會每個人每天都因感染而生病呢?這就是歸功於我們與生俱來的生命力中的自體免疫系統,特別是專司防禦和戰鬥的免疫細胞(包括 T 細胞、B細胞、巨噬細胞、細網細胞、樹狀細胞)以及體液抗體等等因素。


前面提過,細胞是有靈魂、有靈性的。我們身體的任何一部份發生狀況,它們就立刻默默、自動地有所反應,並經過劇烈戰鬥,及時發動連鎖機制將外來的有害異物消滅於無形,而我們卻往往還不知不覺安享太平,實際上在我們身上的神醫(免疫兵團)每天(每秒鐘都可能)不知為我們打過多少次保衛戰,甚至它們自己也常會與外敵同歸於盡。


三、生命體系防護網


按理說,既然上天賜給了我們這麼好的禮物(神秘而完美的細胞)和優越的自體免疫特性,它們就構成了我們身體上的嚴密、完美的「生命體系防護網」,可以適應任何環境,可以防護、治療任何疾病和摒絕一切外侵毒害,那麼我們應該是不會生病了?但事實上完全不然,現在我們人類不但會生病,而且病還越來越多,越來越麻煩,有時老病還沒治完,又有新病出現或流行。


為什麼會如此?檢討原因如下:


(一)生病時如果有什麼症狀,例如感冒時的發燒、喉疼、咳嗽等症狀就是殺手細胞、免疫細胞與病菌病毒作戰時所發生的徵狀和反應,戰鬥越激烈則發燒體溫越高,發炎越厲害。周兆祥博士也指出,發燒等症狀是身體藉著提高體溫、咳嗽、發炎、疼痛等自然反應來消滅入侵的細菌病毒,或咳出被我們的免疫細胞(殺手細胞)消滅的侵入呼吸管道或肺部的菌毒異物。


           然而現在壟斷全世界醫藥界的西方醫學是採用「對抗療法」,也就是有燒就退燒,有咳就止咳,發炎就消炎,有痛就止痛,一律都是打針吃藥,那些針藥阻礙或削弱了我們原有的自然療能和免疫機制。曾有一位學者作了適切的比喻:「這種療法等於是在與敵人作戰之時先解除了自己軍隊的武裝」。這種治標不治本的辦法,實際是壓制病狀而非真正治病,最多只是求得一時的和平而已,不但病症容易再來,並且久而之後「不用則廢」,我們天賜的自然療能和免疫功能就自然退化了。


(二)因為很多人身體上的原有抗病機能(生命力、免疫力)不但已經退化了,甚至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患了文明病。


四、教授之言:


(一)有一位生物學家(郗磊峰教授)指出:除了遺傳因素及症狀性(續發性)因素的病症外,現代絕大多數的疾病,尤其是俗稱的「文明病」,其最大的致病原因就是現代文明人「不良的生活方式」與「錯誤的飲食習慣」。我們在文明社會生活慣了的人,從最高的衛生當局以及醫界名家無不大力要求「個人」及「環境」的高度衛生和清潔(例如,要求大家隨時「洗手」就是一例)這種方法雖然不能說不對,但在整體保健而言,這是下策。


因為這種方法是屬於逃避性的方法,我們人類乃至所有的生物每天都活在天地之間的「微生物(包括各種細菌、病毒)的海洋中」,不但有空氣的地方就有它們,甚至沒有空氣的地方也都有它們存在。


據專家調查,世界上最髒又是人人愛不釋手的東西就是「鈔票」,誰敢說,因為它上面細菌太多而不要它,例如商店店員、街頭小販、銀行、郵局的櫃員、出納員等,它們每一分鐘都可能經手觸摸數不完的鈔票,要他們「隨時洗手」可能嗎?躲不是辦法,我們人類是無所逃於天地的,我們現在除了消極的逃避以外,應該積極地恢復(能強化更好)天賜的特異功能(生命力、免疫力),以期與大自然萬物和平共存。


(二)以上各點,如有疑問的話,不妨向下面的邊疆民族請教。


在「大陸尋奇」節目中,曾介紹雲南的哈里族,他們的生活都是接近自然的,只說飲水一項,就是我們無法想像的,他們飲水談不到過濾、消毒、煮沸等程序,隨手就在田裡灌溉的水舀起來就喝;又介紹泰北的那都族也是如此,就筆者所知,這種情形太平常了,筆者曾旅居雲南且深入不毛,故可為見證,值得研討的是,在那種不講衛生的生活環境下,當地居民仍然自在生活健康如常,人口並未因而減少。


(三)我們身體的免疫細胞和反應機制常常是慢半拍,甚至慢更多拍的,有的人對於侵入的毒害反應快速,就可消弭外患於無形,自己都不會察覺,即使知道,往往硬挺就過去了。但有的人,則必須遇到「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環境和機會,他自有的生命力(自然療能、免疫力、自癒力、抵抗力等等)中的免疫機制才會慢慢地發動起來,實施抗病療傷的行動。


案例:台胞李光輝,二戰時期被日軍徵去太平洋戰區,最後日軍戰敗,他流落在印尼一無人荒島,竟在該島渡過卅一年的魯賓遜式的孤獨生活。在那漫長時期中,他小病不計,曾患生死交關的大病三次,在無醫無藥的處境下,居然自癒未死。此例即可證明凡人面臨絕境無望之時,其天賦異稟的自身生命力(身體免疫力、自癒力、自然療能等)才可能發揮出來而發生自醫自救的奇蹟。


人類面臨孤立無援,置之死地的境遇時,其自身的天賦異稟的自然療能及自癒力始能發顯而獲得無醫而治,不藥而癒的奇蹟。


如果是過慣了養尊處優的生活或在溫室、冷氣房中長大的人,有一點狀況就看醫吃藥,他的免疫力「不用則廢」,可能會降低變弱甚至消失,最近衛生當局也說了:「小小病自己治」。


五、結論:最後願以一句話作結


「天下最好的醫生應該還是我們自己」。


敬請多多認識自己、善用自己、建設自己,則幸矣。


感謝 琉璃光雜誌   作者\朱柏超分享



 



 


    全站熱搜

    自在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